> 馆藏中心

求一本小说,刚开始是男生去女生家里,女生给男生一杯鲜红色的饮料,女生说是西瓜汁

来源:搜狗问问 编辑:杨丽

南无阿弥陀佛,楼主,听哥一句劝,不要看这些玩意儿了。这些东西是引起骨质酥松、肌肉萎缩、脑萎缩、肾虚、肾结石、中风的罪魁祸首!一天天的榨干了你身体的精华,消耗了你身体的能量!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一本小说,男主和女主好像小时候就认识,女主还给男主当过家庭教师,女主要比男主大,男主好像是叫成大业

我甚至听说,竟有男生骗女生说,如果不和自己做,那么勃起的下身就会一直挺着,而有些女生竟然相信了,真可怜&uot;如果他真的爱你,他会为你的矜持和有主见而更加的爱你,珍惜你,因为你在他的心目中会

成大业是镇上的名人,家里做的是建筑生意,父亲跟叔叔三人齐心合力,把成氏建筑经营得有声有色,不仅赚得惊人的财富,且政商关系极佳,在中部足以呼风唤雨。身为长孙的他,却不肯学好,反倒四处逞凶斗狠,...

求一个小说。不知道男女主的名字,大概情节是 一开始是女主去捉奸,然后用水泼了出轨的男人。

南无阿弥陀佛,楼主,听哥一句劝,不要看这些玩意儿了。这些东西是引起骨质酥松、肌肉萎缩、脑萎缩、肾虚、肾结石、中风的罪魁祸首!一天天的榨干了你身体的精华,消耗了你身体的能量!

有没有一本小说,男主很强大,有很多女人喜欢他,而且那些女人都很漂亮,男主却并不喜欢任何一个女的,并

想想就恶心

找一本男主角灌醉占有女主角,事后说是女主角强占他的小说

六年后的偶遇将两个人的命运再度相连,这次男主成了女主的上司,男主巧设局引女主入狼窝,在女主醉酒的时候强占了女主,事后说是女主强占了他.不过男主没有灌醉女主,女主是自己参加黑啤大赛喝醉由男主送回宾馆...

为什么那么多男生都在意女朋友是不是处女?

我甚至听说,竟有男生骗女生说,如果不和自己做,那么勃起的下身就会一直挺着,而有些女生竟然相信了,真可怜&uot;如果他真的爱你,他会为你的矜持和有主见而更加的爱你,珍惜你,因为你在他的心目中会...

请问男生对女生说cf是什么意思?

诺儿的妈妈告诉我,诺儿有血小板减少症,家里人什么都不让她做,生怕她不小心弄破了手指或是什么地方,血流不止。原以为治好了,可后来不知怎的,血小板又突然下降,心脏功能也开始衰竭。前几天她突然精神...

楔子一踏进这间屋子2113,向柔就后5261悔了。这是4102一栋日式风格的平房,四周环绕着绿意1653盎然的竹林,木屋建筑得精致清雅,位于成家的私人土地上。成家的老奶奶喜爱这儿的清静,一年里总会来住个两、三次。平常日子里,这里根本没有人迹。成大业说,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她原本以为,他指的是校园里某个僻静的角落,没想到他却是带她来到这里。嘎吱一声,门被关上了。她迅速转身,看着身穿高中制服、缓步走来的成大业,那高大健硕的身躯,遮去窗外的灯光,让屋内显得更阴暗。后悔了?他问道,低沉的嗓音,像是让黑暗变得暖烫而亲昵。她咬紧唇瓣,没有说话,拳头握得更紧,指尖都陷入柔软的掌心。上山来的这段路,成大业猛催油门,把那台重型摩托车骑得飞快,她坐在后座,凉冷的夜风让醉意醒了大半,后悔伴随着某种奇异的紧张,轻啃着她的每寸神经。或者说,你怕了,想要临阵脱逃?他的口气,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挑衅。向柔立刻抬头,清澈的眼里透着倔强。谁说我怕了?不怕?健硕的身躯又靠近些许。当然!她逞强的把小脸抬得更高,这才赫然发现,他已经靠得太近,近到她的肌肤上,都能感受到那撩人的呼吸。很好。这两个字,落在她发干的唇瓣上,随之而来的,是热烫的男性薄唇,紧密的覆盖住她。向柔瞪大眼,先是全身僵硬,接着本能的想挣扎,但他强健的双臂,却将她牢牢固定在怀中,大掌探进她过肩的发,霸道的舌尖喂入她的口中。强烈的男性气息与火燎般的触感,让她惊慌的又想挣扎,他却一手箝住她的双腕,另一手探上她胸前,弄乱平整的制服,揉落那朵毕业生代表的胸花。放肆的热吻,勾起体内残余的醺意,她全身都在发烫、在发软,神智逐渐迷醉。属于他的气息、力量,以及狂烈的渴望,淹没她的抗拒,挑动那存在已久,却始终被漠视的期待,诱惑她不由自主的开始响应。贴合的唇瓣,许久后才分开,成大业注视着她酡红的粉颊,以及被吻得红润的唇,深幽的眸子恣意游走,发现她凌乱的制服,被揉开几颗扣子,露出柔嫩的酥胸。沙哑的呻吟逸出喉间,欲望终于决堤,他再度低头,更狂猛的吻住她,将她抵压到房内那张简单而整洁的床上。原本,他们约定的只是一个吻。但是那个吻却像一簇火苗,点燃压抑许久的禁忌之火。一切发展得太快,快得让向柔措手不及。她残余的理智,不断提醒着,要是再不抗拒,肯定要酿成大错…偏偏,这么错误的事,感觉起来却是对极了…黝黑宽厚的大掌,平贴着她修长的身躯滑下,撩起黑色制服裙。她全身一僵,惊慌的按住他的手,眼里透着无助与不确定。别怕,」他低语着,气息滑入她的发。我不会伤害你…」她的手渐渐软弱下来,倚靠着他的胸膛,任由他咬开残余的扣子,剥开洁白的制服…你是我的。他低嗄的宣布,单手解开裤头,结实的身躯挤入她的双腿之间,硬如烙铁的欲望压下,抵入她的柔润…痛!向柔低叫一声,感觉到他愈来愈强大的力量。不会痛了,忍忍!他抵着她的额,汗水沿着黝黑的脸庞滑下,滴落在她雪嫩的颈间,艰难的再往前探。她觉得像是被捅了一刀!痛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一切,她觉得自己快被撕裂了!醺然的醉意,以及意乱情迷的渴求,已经被剧痛驱逐得半点不剩。停!她奋力挣扎,推着他的宽肩。你、你!出去!他还当真后退,但是,当她稍松一口气时,他竟又抓住她的纤腰,往软嫩的深处冲刺得更深。她咬牙痛吟,开始怀疑,自己会死在这张床上。明天的报纸,在地方新闻的那一版上,就会出现「高中毕业生偷尝禁果,命丧山中小屋」的标题,到时候全村的人都会知道,她跟他…他们在这里在这张床上我叫你停!她痛得失去理智,不断捶打他的肩膀。立刻停下来!成大业根本停不下来,垂涎许久的美食,终于入了口,教他怎么舍得吐出来?她是如此的柔嫩紧箍,让他难以克制。现在,就算是有一把枪抵住他的头,他也无法停止。向柔痛怒交集,决定以「武力镇压」,抓起床边一个瓦制小盆栽,就往他头上砸去。你想做什么?他火速出手,箝住那只即将行凶的小手。这会砸破头的。我就是要砸破你的头!你想看我头破血流啊?是你先让我流血的!你这个疯女人!他嘶声咆哮,费力的制止她的暴行。两人就这么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像麻花卷似的缠在一起,展开贴身的「肉搏战」。他下颚紧绷,忍住澎湃的欲望,克制着不因她的扭动而疯狂。再给我一点时间。她立刻拒绝。休想!滚下去,离我远一点!成大业咬紧牙根,颤抖的深吸一口气,用最缓慢的速度离开她。庞大的身躯侧翻,溃倒在床上,喘息得像是刚被人狠狠折磨过。他咬牙苦忍的表情,让向柔看得更是火大。她才是受疼的那个人啊!这个「加害者」,凭什么露出那种表情?她勉强撑起身子,抓拢敞开的上衣,遮住被他吻得敏感略疼的丰盈,身子挪向床沿。但是,才刚有动作,他就火速探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对她的试图「离场」,表现严正的抗议。你要去哪里?回家。她瞪着他,另一手又想去抓盆栽。成大业迅速压倒她,夺去那个危险的凶器,远远扔到墙角去。你听我说,第一次总是会…」她根本不肯听,努力想把他踹下床,两人再度缠斗在一起,满床滚来滚去。嘎吱!门被推开了,一个样貌刚毅的青年,不知何时走进屋内,已经来到房门口,把两人衣衫不整的模样尽收眼底。即便是战况激烈,成大业的反应仍旧极快。他迅速翻身侧躺,小腹硬挨了向柔两脚,却只是闷哼一声,没有退开,坚持用身躯挡住她。两个男人打了个照面,被挡在后头的向柔,这才察觉门口出现不速之客。她探出头来,瞧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就诧异的喊出声。大哥!她嘴上喊着大哥,脑子里却浮现「完了」两个大字。糟糕!这会儿是罪证确凿、抓奸在床了,任谁都能一眼看出,她跟成大业是做了什么「好事」。室内静悄悄的,只听得见屋外的阵阵虫鸣,三人都没有说话。向荣跳燃着怒火的目光,轮流在两人脸上转了几圈,半晌后才徐缓的开了口。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第一章那天的气候,一如往常的炎热。阳光照拂着这个台湾中部的小镇,几辆载运花卉的货车,驶过镇上的街道,往外地运送各种新鲜花卉。九月二日的清晨,早起的人数增加不少。除了忙碌不已的花商,国小、国中的学生们也结束暑假,纷纷穿起制服、背起书包,精神抖擞的走向校门,笑声与招呼声此起彼落,晨间的街道显得生气蓬勃。当然,高中生也不例外。相较于街道上的喧闹,镇上最华丽的那间花园洋房,却是异常的寂静。成家人虽然很早就醒了,却个个蹑手蹑足,任何动作都是小心翼翼,就连园丁也得握着水管,半蹲着浇花。帮佣的陈嫂,在厨房与饭厅间走动,端上丰盛的早餐。只是,围在桌边的三对中年夫妻,外加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个个神色紧张,对满桌菜肴视而不见,视线紧粘在走廊尽头,那扇紧闭的房门上。那扇门始终没有动静,电铃却突然响起。所有人脸色大变,坐在主位上的老奶奶,更是握着佛珠,紧张的猛挥手。快、快!快去开门,免得吵醒大业!她连忙说道,佛珠喀啦喀啦的转个不停。离门最近的成文,领了母亲的指示,连忙离开餐桌,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门口,急急忙忙把门打开。大门外头,站着一个少女。少女的身段修长、五官清秀,文静得像一株梅花,因为冷若冰霜,所以更显清丽。她穿着簇新的高中制服,白色的上衣和及膝的黑色百褶裙,都熨烫得极为平整,整个人看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连齐肩的发丝,都平顺得不见一丁点的乱。成叔,早安。她礼貌的颔首,声音清脆。成文眼里燃起希望之火,仿佛看见救世主翩然降临。早!他匆忙的答了一个字,立刻转头,向母亲禀报好消息。妈,是向柔,她来了!老奶奶颤抖的起身,拄着拐杖叩叩叩的踱到门旁,推开挡路的儿子,泪眼婆娑的握住向柔的小手。小柔,你、你真的来了!成奶奶早。向柔扶着老人家,略微低头,乌黑亮泽的发丝,滑过光洁的粉颊,露出玉琢般的耳。老奶奶拿出手绢,擦拭激动的泪水,把她的手握得更紧。我可盼到你了!等了一早上,迟迟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请放心,我既然答应您,就一定说到做到。她垂敛着长长的眼睫,扶着老人家走回桌边,照顾得格外仔细。老奶奶还是握着她的手,把她当成汪洋中的浮木,舍不得放开。要不要一起用早餐?啊,家里有刚采的莴苣,趁着鲜嫩,我让陈嫂替你炒一盘。我在家里吃过了。她文静的笑了笑,婉拒老人家的好意,随即话锋一转,直接切入正题。请问,成同学准备好了吗?我是来接他去上学的。成文走回桌边,尴尬的清清喉咙,提起脾气恶劣的独子,就觉得头疼不已。呃,那个…大业他…他还在睡…」他这个做老子的,可是天刚亮就起床了,那个当儿子的却是到了日上三竿,还在房里蒙头大睡。细致的柳眉微微一蹙,向柔低下头,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再过十分钟就要七点了,要是再拖延下去,肯定是赶不上高中开学典礼。请问,成同学的房间在哪里?她不想浪费时间,决定快刀斩乱麻,尽速解决这件事。没人敢回答,视线却都盯着走廊尽头,泄漏标准答案。那就打扰了。向柔背着书包,踏出光洁的黑皮鞋,踩过昂贵的西班牙地砖,朝那扇「禁门」走去。小柔,你等等。温婉的成太太挣扎半晌,还是忍不住唤住她,迟疑的开口。大业有起床气,家里的人都怕了他的坏脾气。不如,你别去吵他,等他自己睡醒,你们再…」没关系。向柔弯唇浅笑,格外端庄沉着。她轮流注视着每一双担忧的眼睛,柔静中带着不容忽视的冷毅,徐声对众人宣布。我不怕他。薄薄的窗帘,滤去耀眼的阳光,洒进室内的只剩微热夏意。向柔的清澈双眸,扫过简单的家具、略显凌乱的地板,落在那个好梦正酣的青年身上,圆亮的眼儿先是闪过一丝愠怒,随即又恢复静谧。她神色自若,举步走到床铺一公尺外,用好听的声音轻唤。成同学,上课的时间到了,请起床准备。没有动静。成同学,上课的时间到了,请起床准备。她极有耐心,一字一句的重复,清晰沉稳的声调,像是主持升旗典礼的司仪。还是没有动静。青年紧闭着双眼,仍旧发出均匀的鼾息,像头懒狮般熟睡着,精壮的身躯躺得四平八稳,只穿着一件四角内裤,裸露在外的四肢,结实而黝黑,每一寸都像是精炼的钢。他睡得太熟,像是有人在他耳边叫破喉咙,也能安稳的继续跟周公下棋。向柔没有气馁,只是冷静的打开书包,拿出一瓶矿泉水,用白嫩的指掌,..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求一本小说,刚开始是男生去女生家里,女生给男生一杯鲜红色的饮料,女生说是西瓜汁》转载自搜狗问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jsq/hakxvpodakvkxa/hakxvpodakvkxapvxk.html report 589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