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如果网上有对你不怀好意的陌生人故意调查你和你家人的信息在背后这样,你会怎么样?

来源:搜狗问问 编辑:杨丽

  过去一直活得像个千金2113小姐的仙度拉,5261被赶到了宅邸中最狭窄4102,也最不见天日的房间里。而她原本1653住的房间则让给了继母和继母带来的两个姊姊。  原本仙度拉很喜欢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的念书、画画、刺绣……过去一直是独生女的仙度拉很习惯这种孤独生活,她并不喜欢到外头去,也不喜欢和朋友聚在一起四处游玩;总之,她是个内向的少女。  不过,尽管她个性内向,但心思却很细密,内心深处总是不断在成长。她有很强的洞察力,而且比同年龄的孩子更加懂事,只不过她很少把内心的话拿出来和别人分享,而是把一切都闭锁在自己的心房。  所以周遭没有人理解这个女孩,大家都只当她是个内向而且脾气怪异的孩子。唯一曾对她付出关心的,是她那已经去世的母亲;虽然母亲也不了解她的内心世界,但却是唯一有耐心陪伴她的人。  “你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啊,老是闷在家里看书,小心把身体搞坏喔……。”  妈妈因为担心,所以经常带仙度拉到森林里散步。  “这种花叫山楂花,那边的是榛树的花……”  妈妈非常熟悉各种花的名字,在路边只要看见了美丽的野花,总会停下脚步,嗅嗅花的香味。她是个感情相当丰富的人,看见没爹没娘的孩子便会难过的流下眼泪,要是看到小孩在欺负小狗,则会生气的把小狗夺过来抱在怀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妈妈。  所以仙度拉和妈妈虽然交谈不多,但心灵却始终相通。  可是有一天,妈妈突然患重病去世了。  从此以后,仙度拉就更加孤独,更少开口说话,再也不对任何人敞开心门,就算有谁跟她说话,她也只会报以微笑。她的笑容纯真无邪,虽然大家都觉得这孩子个性古怪,但也知道她从来不会伤害别人,所以并未对她干涉太多。  然而,自从继母来了之后,一切就都改变了。  跟着继母一起搬进家里来的还有两位姊姊,她们都是粗鲁的女孩。继母的前夫原本是个暴发户,所以继母和姊姊们以前就习惯奢侈浪费的生活,但却缺乏教养,所以把家里弄得庸俗不堪。  仙度拉的爸爸拥有高尚的身份,所以很多人都说,继母是看上了他的家世才嫁给他的。继母心想,嫁到这里来,应该还能维持以前那样的奢侈生活吧……。可是,当她刚跨进家门,便发现新家是那样的静谧,让她非常大惑不解。  话说回来,她的疑惑也没持续多久,因为不管是什么时代,真正在家里管事的总是女人。  没多久,这个家就染上了继母那种俗不可耐的气氛。有一次,姊姊看到仙度拉戴着母亲留给她的珍珠首饰,便马上露出贪婪的神色:  “唉呀,好漂亮的项链啊,戴在你身上真可惜,不如送给我吧!”  “你喜欢就拿去吧。”  仙度拉只能这样回答。她并没有说这是妈妈留给我的,我才不让给你。而爸爸总是一再的跟她说:“看到新来的妈妈时,要叫妈妈喔。”  “你要把新来的妈妈当成是自己的妈妈,好好的孝顺。早点把死去的妈妈忘了吧,这会对你比较好;不论是对你,还是对我来说,我们往后要迎接的是新的生活。”  亲爱的爸爸这样说,仙度拉也只好乖乖听话。没多久,家里就没人再敢提起死去的母亲。一开始,新妈妈还会假装疼爱仙度拉,不过日子一久,也就原形毕露了。  “喂,把这个拿去洗!”  继母把内衣裤和袜子扔给她,把她当作女佣一般使唤。或者:  “我们马上要出门了,你留在家里好好打扫;把放在篮子里的衣服统统洗干净。啊,对了,还要准备晚餐,我们晚上七点才会回来……。”  说着,继母和两位姊姊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门去了,只留下仙度拉一个人孤独的被抛在家里。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抱怨,因为她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爸爸一直很孤独,直到娶了新妈妈,爸爸才终于把孤独赶跑,所以我不应该在爸爸面前说继母的坏话……,心地善良的仙度拉总是这样想。  可是,因为仙度拉不断的忍耐,所以使得生活一天比一天悲惨。每天早上起床,都要去井里打水、生火、煮饭、洗衣、洗碗,还要擦亮家里的所有地板,所以仙度拉几乎是一整天都围着围裙,拿着扫把和抹布在家里忙进忙出。  当妈妈和姊姊睡在有金框大镜子装饰的宽广房间里,盖着漂亮的羽毛被时,刚忙完了一整天工作的仙度拉,却只能在火炉旁的灰渣里找个空位坐下来休息。也因此,家里的所有人遂给她取了个“灰姑娘”的绰号。  有一天,爸爸有事要到镇上去,于是把女儿们找来。  “你们想要什么礼物啊?”  “我要漂亮的洋装。”  最大的姊姊说道。  “我要美丽的宝石。”  第二个姊姊说道。  “那么你呢?仙度拉,你想要什么?”  仙度拉默不作声,她知道这时继母和姊姊都正用严厉的眼光盯着她看。虽然她们在爸爸面前都是那样乖巧,但只要等爸爸的前脚一跨出家门,她们一定会狠狠的欺负仙度拉。所以仙度拉只能强装出微笑,这样回答:  “我什么都不想要,爸爸。”  “这怎么可能?两个姊姊都说出她们想要的东西了,你怎么可能没有想要的东西呢?你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别扭。”  遭到父亲的责备让仙度拉十分悲伤。爸爸到底是怎么了?以前那个善体人意的爸爸,现在到哪里去了呢?  仙度拉当然没敢真的说出口。在妈妈还活着的时候,爸爸是个很温柔的人,他们是一对好心的夫妇,从来不会怀疑或嫉妒他人;每天总是感谢神的恩赐,满足的过着生活。  当爸爸演奏乐器时,妈妈就坐在椅子上刺绣,一家人都围在壁炉前;仙度拉坐在父母之间,看着她最喜欢的图画书。  可是自从继母来了之后,爸爸就变了。继母是个暴发户,喜欢讲究排场,哪里有舞会,她一定参加,哪里有音乐会,她也一定要参加。即使留在家里,也会招来邻居家的三姑六婆大嚼舌根;某某人买了什么东西、某某人升官发财了,话题总是绕着他人的谣言打转。  打从仙度拉出生之后,她就从来没在家里听过父母谈论流言蜚语,只听妈妈说过:  “妈妈小时候是个整天爱作白日梦的孩子,总是爱坐着发呆。对,对,就和现在的你一样……。”  母亲的话惹得他们两人嘻嘻的笑了。  “你的外婆啊,只要一看见妈妈在发呆就会责备说:等你出了社会就辛苦啰,你真是个没心眼的女孩。”  “没心眼?”  “就是不会去怀疑别人,即使被人骗了,被人陷害了也不会在意,所以常常被朋友们嘲笑,也常常被别人欺负。”  “可是,没心眼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自小生长在幸福家庭,不懂生活辛苦的仙度拉这样问道。  “仙度拉,这个世界并不像你所想象的那么美好,等你将来长大,就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整天想的都是嫉妒、憎恨和陷害别人,你必须学会在这样的人群中活下去。”  “也要学会嫉妒、憎恨和陷害别人吗?”  仙度拉更摸不着头脑了。  为什么要嫉妒、憎恨别人呢?她始终以为,看见穷人就应该把自己的东西分给他们共享。仙度拉是那种看见小狗被人欺负,就会不由自主的难过、流泪的少女。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悲惨的事,难道人活着不该为悲惨而流泪,反而应该去嫉妒、憎恨别人吗?  可是,爸爸真的变了,他和继母一起在背后说别人的闲话,嫉妒别人的成就;以前爸爸并不是这样的……  现在的爸爸不再像以前那样会把仙度拉叫进房间里开心的聊天,也不再和仙度拉一起谈论书中的故事,更没耐心侧耳倾听仙度拉说话了。  可是仙度拉什么也没说,她知道说了也没用,因为这个家里已经没有自己容身的地方了。她想,等自己再长大一点,再坚强一点,就要离开这个家;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再忍耐。  “其实你送我什么都可以,爸爸。”  仙度拉落寞的说。  “这样好了,当你从城里回来时,把最先勾到你帽子的那根树枝折下来送给我好了。”  “这是什么傻愿望啊,灰姑娘。”  “树枝?哇哈哈。”  继母和姊姊不屑的大笑。真是无药可救的女孩……,母女三人用这样的表情瞪着她,连父亲也摆出不悦的神色。  于是父亲到了镇上之后,便到市场里为继母的女儿买了漂亮的洋装和宝石。在回家途中,马车经过一座新绿的森林,突然有一根榛树的树枝把他的帽子勾落在地。  当他正弯下身准备捡起帽子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仙度拉的要求,于是便把那根榛树的树枝给折了回家。回到家后,他把带回来的礼物分送给女儿们。两位姊姊看到漂亮的洋装和宝石高兴不已,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下次要去参加哪里的舞会,要去拜访谁的家。  仙度拉跟父亲道了谢,收下了榛树的树枝。她很快的跑到母亲的坟前,把父亲摘回来的树枝埋在坟旁的土里。  “妈妈,爸爸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都不肯正眼看我,和我说话。每次我想和他说话,他都故意把眼光别开。”  如今她终于明白母亲当初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成天都活在嫉妒和憎恨中……。两个姊姊原本是出身低的人,但因为家里突然赚了大钱,所以肆无忌惮的奢侈浪费,是在暴发户家庭中成长的女孩。  相较之下,仙度拉则是在物质和心理环境都很丰裕的家庭中成长,并没有浪费的习惯,也未曾为金钱而苦恼,家里的交谈话题从来不曾扯到钱。  由于父母经常把钱分送给贫穷的人们,所以家中经济也并非多么宽裕,不过大家都活在幸福和满足之中。相对的,继母和姊姊们过着那样富裕的生活,她们还有什么不满呢?为什么她们还要嫉妒别人、憎恨别人呢?  从那天起,仙度拉便每天都去妈妈的坟前,和妈妈聊聊天,给自己种的小树枝浇水。秋天来了,冬天去了,当春天到访时,小树枝也冒出了新芽,慢慢的开始长大。  到了夏天,小树长出繁茂的叶,秋天则长出可口的果实,有时会吸引小鸟们前来,一面唱着婉转的歌,一面享用树上的果实。榛树的果实就像妈妈那样,有着温柔的味道。  种下小树枝之后,不知过了几个秋天。有一天,仙度拉和往常一样来到妈妈的坟前,结果遇见了一个从没见过的中年妇女;虽然是个陌生人,但这个女人却让人感到异常亲切,年纪也和死去的妈妈差不多,身上的穿着很朴素,不过脸上流露出知性。  “你就是仙度拉吗?”  女人用柔和的语气这样问道。  “是,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  “你认识我妈妈?”  “嗯,我们认识很久了。”  霎时间,仙度拉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因为已经很久无法提到死去的妈妈了。  自从母亲死后,仙度拉突然被抛进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在困惑与悲哀之中,她拼了命的努力,想适应这样的生活环境,几乎每天都被疲劳所追逐,根本没时间沉浸在思念母亲的回忆之中。  有时候她也会想,为什么妈妈要这样抛下我呢?心中不免有怨恨;但怨恨归怨恨,母亲还是母亲,永远是那个笑容和蔼,令人怀念的母亲。  “妈妈年轻时是什么样子?”  “就和现在的你一样啊。虽然个子瘦小,但却有勇气和全世界对抗,不过她的个性太温和,也太容易受伤害了。”  “妈妈是那样的吗?”  那个永远保持开朗,从来不显露灰暗面的妈妈,内心中原来也有过那么多挣扎。  “我看到你就想起你的妈妈。我想,你妈妈在另一个世界大概也活得很悲伤吧,你现在好象并不幸福。”  被这么一说,仙度拉脸红了。为什么这个今天才初次见面的人会知道这么多呢?  “只要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你的眼神是多么悲伤啊。没有钱的悲伤和没有母亲的悲伤不同,因为人的心感到空虚所以才会感到悲伤。”  “你连这个都看得出来?”  “当然啦,如果我是你妈妈,我大概会这么说吧:‘仙度拉,你该学会放松一点,更真诚的面对自己;看到你生活在悲伤当中,妈妈实在开心不起来;看到你一辈子都为我服丧,我是永远不会喜悦的。’”  别人是这样子看我的吗?在自己的肩上堆上重担,一直表现出坚强,不让别人看到眼泪;原来在别人眼里我是这个样子的。  从那天起,仙度拉就经常到那个女人家里造访。  女人的家在离村子很远的郊外,房子外面的围篱因为年久失修而颓圮不堪,墙壁上的瓦片也因风吹日晒而掉落,院子里杂草丛生,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人打理的废墟。  虽然房子看似没有住人,但是那个中年妇女好象就和一名年轻女仆住在里面。住在这个既没有家人,又鲜少会有朋友来造访的房子里,难道不觉得寂寞吗?  进了屋子,女人把仙度拉妈妈年轻时的画像,还有小时候妈妈帮仙度拉画的像拿给她看。虽然笔触生疏,但却充满了母亲丰富的爱和温暖。  仙度拉感觉彷佛见到了去世多年的母亲,心头一阵温暖。  “我觉得妈妈好象没有死,而是一直活在这里等待着我。”  说着说着,仙度拉不禁流下眼泪。  自从妈妈死后便不曾在别人面前掉下的眼泪,如今就像决堤般的涌出。长久以来积压在内心的思念,终于在这个时候得到了释放。  “你可以常常来这里和你妈妈见面啊。”  女人这么说。于是之后每当仙度拉难过时,就会想起她的话,到她的家里坐坐。  而女人也总是很有耐心的倾听仙度拉的烦恼。  她并没有告诉仙度拉该怎么做,只是默默的倾听。即使这样,仙度拉也已经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  这个女人真是不可思议。  有一次,仙度拉再次造访女人的家,那个女人很难得的正好在花园里;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仙度拉的到来。只见她手上提着大篮子,看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  “快来吧,快来吧,吃饭的时间到啰……”  不一会儿,四周突然响起翅膀拍击的声音,还有啾啾的鸟鸣声。就在仙度拉正感惊讶之际,忽然从四面八方飞过来无数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围绕在女人周围。  女人很开心的把篮子里的饵食撒在地上,嘈杂的鸟叫声持续了好一阵子。看着鸟儿们忙着啄食地上的谷物,女人的脸上浮现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看起来很幸福。  过了一会儿,鸟叫声才稍微平息下来。吃饱的鸟儿们飞到女人的肩膀、手腕上停了下来,撒娇似的依偎在她身边,而女人则是微笑的对着鸟儿们低语。  他们就像在交谈。小鸟们对着女人啾啾的叫,或是在她肩膀上轻轻的啄着;那种亲昵的模样,就像是同类的好朋友一般。  突然,女人点了点头,小鸟们就像刚才来的时候一样,霹雳啪啪的住四面八方飞走了。当鸟儿们的叫声和拍击羽毛的声音逐渐远离,四周就又再度回复到原来的寂静。  “喔,你来啦。”  女人迎面走来,看着呆若木鸡的仙度拉。  “你看到了吧,是不是吓了一跳?它们真的是很吵。”  “伯母真是个奇特的人。”  “喔?为什么?你觉得我恨奇特吗?”  “那些野生的鸟儿们依偎在你的肩膀上,看起来好象跟你很熟悉,真是让人吃惊呢。”  “仙度拉,不管是鸟还是人,在神的眼里都是一样的。人类有欢乐、悲伤,鸟儿当然也有;其实生命就是这么单纯。你也应该更诚实的面对自己,适当的把自己的情感表露出来。这样,我想小鸟就一定可以了解你说的话,而你也可以跟鸟儿们沟通了……”  有一次,仙度拉把两位姊姊抢走母亲留下的珍贵首饰的事告诉那个女人。  “姊姊们有那么多的漂亮衣服和贵重珠宝,而我除了妈妈的项链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为什么她们还要把它抢走呢?”  “你也想要漂亮的洋装和珠宝吗?”被女人这么一问,仙度拉不好意思的抬起头。  “我也是女孩子呀,当然不喜欢总是全身脏兮兮的样子,偶尔也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那么,你先在这里等一下。”  说完,女人便走进另一个房间;一会儿她又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洋装。  “哇,好漂亮啊……”  “这是我年轻时穿过的,或许很适合你,拿去穿穿看吧。”  在女人的劝诱下,仙度拉脱掉身上那件脏兮兮的破衣服,把身体好好的洗干净,头发也向上挽起。仙度拉本来就有着像百合般美丽的容貌,所以那件白色洋装穿在她身上真是好看极了。  女人带着欣赏的眼光仔细打量着仙度拉,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由于屋子里没有镜子,所以仙度拉也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模样,不过她还是从桶里的水看到倒映在水面上的那个歪斜影子。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敢相信那个少女就是自己。  “好美啊,伯母穿起来一定更美!”  “你穿起来才是最美的,仙度拉。”  说着,女人眯起了眼。  “这衣服你喜欢穿就穿吧,不过只能在这里穿,绝对不能穿到外面去。以后如果你想穿的话,随时都可以来这里。”  仙度接受了女人的好意,每当她遇到难过的事就会到这里来,向女人借洋装穿。而每次女人都会说“你先等一下”,然后便叫女仆进去房间把美丽的宝石和洋装拿出来。  为什么这么朴素的家里会有这些东西呢?仙度拉感到不解,不过她还是开开心心的换上那些漂亮的衣裳。  只不过每次都只能在屋里穿,仙度拉也不敢开口向女人借衣服回去。  这是为什么呢?虽然仙度拉觉得纳闷,但却从来没问过。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于是……  “伯母,请问你到底是谁呢?”  她这么问。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在你需要帮忙时伸出援手的人,不是吗?当你悲伤难过,或者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时,就到这里来,我会想办法帮你达成的。”  有一回,这个国家的王子决定在宫里举办盛大的舞会,仙度拉的继母和姊姊们都受到了邀请。  “喂,仙度拉,快把我的鞋子擦干净,还有把我的洋装烫好!”  “喂,快来帮我绑头发,还有束腰,仙度拉!舞会九点就要开始了,要是赶不上的话。你就遭殃了!”  在继母和姊姊们的催促下,仙度拉忙着为她们打点一切。王子长得什么样子呢?舞会好不好玩?大家都穿什么衣服参加宴会呢?  仙度拉毕竟也是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就算过着禁欲的生活,还是抵挡不了华服、珠宝的诱惑。  “妈妈,请你带我一起去吧!”  “带你去?灰姑娘,你也想去参加舞会?”  继母和两位姊姊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灰姑娘也想参加舞会?这可是前所未闻的新鲜事。你这副模样到了宫里,不被大家笑话才怪。”  “再说,你又没有洋装、珠宝,怎么去参加宴会?”  看到仙度拉还不死心的样子,继母的语气更加尖酸刻薄:  “这样好了,妈妈我不小心把整盘豆子打翻了,掉在厨房的灰渣里;如果你能在两个小时内把豆子捡干净,我就带你去。”  仙度拉走进厨房,果然发现灰渣里混杂了许多豆子。要在两个小时内捡干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仙度拉感到非常失望,但她突然想起了那名中年妇人在喂鸟儿的情景。  对了,说不定那些鸟儿们可以帮我的忙呢……  仙度拉心里燃起了希望;她对着窗外这么喊着:  “小鸟啊,晴空下的小鸟啊,请你们快来,帮我捡拾这些豆子吧。”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真的有许多小鸟从四面八方飞进厨房,数量之多仿佛晴空下所有的鸟儿都飞到了这个地方。  文章引用自:http://www.zbook.cn/ChapterInfo/1001/1001598.asp参考资料:http://www.zbook.cn/ChapterInfo/1001/1001598.asp,文中的母亲是一位:慈祥、为别人着想、能温暖别人的人~,六年级下册没有这篇文章啊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不予理睬。如果对方在网络上真的对你做出了泄露个人真实信息等涉及隐私的内容,就可以拿着相关截图到辖区派出所报警,立案依法处理。

你想多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没有违法犯罪,随他去了,对你没有任何影响。

如果有人威胁或影响家人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就报警,如果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由他去,

不必放心上,能想到向父母打小报告的基本上就是个孩子,从这点可以看出对方明显就是普通人不是黑客顺着网线查到你的信息的,他没这个技术,明显就是唬弄你的,想必你的年龄也不大,还打小报告威胁你,明显吓唬孩子的,一个名字加个生日,能查到什么?全国上下同名同姓同时出生的多着呢,你没必要放心上,安心,可以把对方删了,实在不放心,就把号注销了,重新注册一个。希望我的话能够让你好点,对你有帮助,望采纳支持

那万一有陌生人对你不满不怀疑好意人肉搜索到你信息你地址和其他信息都知道了,然后透露给你认识的人说你不好打小报告了,如果是你的话不知道你会怎么样?

琐碎时光张若张少爷这几年日子不大好过。尤其是打陆家老爷子去世,言老爷子从美帝国主义归国之后。他便三天两天被自个儿老爹提着耳朵骂“识人不清,累及家人。张若郁闷,当年你巴结陆老鬼巴结得恨不得给他蹭鞋,我只是按你的意思和陆流交好,谁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会儿翻脸全怪我身上了,又是什么道理。张参谋跳脚,我让你跟陆流交好,没让你跟言希对着干。张若咬阿曼尼袖口,想他一届纨绔,还龙阳…张参谋呸,你倒是不纨绔,把全套阿曼尼给老子扒下来!龙阳,兔崽子你看看人儿子几岁了,你呢,连温思尔的袖边儿都碰不着。张若脸立刻跨了,有气无力,你饶了我吧,只要不是温思尔,我明天给你带个媳妇儿,明年让你抱孙子。张参谋横眉,张若你他妈要是娶不到言家姑娘,成不了言家驸马,这辈子别说前途,不等我死,张家就到头儿了!言老看着重孙顶漂亮顶白嫩的小脸儿,要是饶了张家当年挑拨自己和孙子那茬子事儿,才叫见了鬼。言老憋了一肚子火,就差没朝张氏父子狗血喷头了—“娘的!你才龙阳,你们全家都龙阳!陆流一直休养生息,张家没了这座外援靠山,在老上司身边,灰溜溜夹着尾巴做人。张参谋想缓和两家关系,歪脑筋动到了一直没嫁人脾气有些娇气的温思尔身上。如果张若娶了温思尔,张家言家结了亲家,不就…张参谋算盘打得好,全然不顾温思尔和张若见面的惨烈后果,每次,俩人约会回家,张若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西装上红一滩绿一滩,叫苦不迭。思尔虽是个硬气姑娘,也是个孝顺姑娘,温母见她年近三十不婚,早就急得坐不住了,看张家小子殷勤,相貌不差,家境还算富贵,就眼巴巴地盯着女儿,温思尔憋着一股气,跟张若耗,却不大愿意拂逆母亲的意思。思尔本来想着,找云在撑一段时间,哪知这厮太精明,全不顾昔日胡混的情谊,立刻谈了个女朋友,爱得天崩地裂风生水起至死不渝,把云爸云妈喜得合不拢嘴,思尔很是无力,便作罢。温思莞则爱蹙眉,斯文翩翩佳少爷,却心事重重,看着思尔和张若,忽喜忽愁,到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他的女友其实也不大稳定,时有时无,水准忽高忽低,比中国足球还让温家老少忧心。外甥言小宝同志很悲伤地总结了—舅舅,终于,相舅妈相得麻木了,全天下的舅妈在他眼里一个样了…五岁的小宝有一句经典名言—我家的舅妈满天下…其实,要说愁吧,不光这帮配角,言先生最近也很愁。原因不大见得了人,说起来,也就是件小事。前些天,法国的edward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闹着来中国分院视察工作,非要假公济私,让言太太陪着满京城转,美其名曰,遛遛。言先生却火了,遛你大爷!都多少年了,还色心不死呢法国佬。最后,一合计一咬牙,把画笔一撂,跟着妻子,走到哪儿贴到哪儿,比橡皮胶还粘人。这也本没什么,阿衡早就习惯了言希如此,只是夏天天太热,她月事迟迟不来,心中估摸大概也许是又有了,但因为还未确认,所以一直十分小心,就不大乐意言希跟个背后灵一样,到处冒冷气寒碜人,影响情绪。好好哄着,哄不回去,反而膏药一样黏得更紧,阿衡皱皱眉,只得把他推远一些,言希不明所以,自己明明温柔体贴多好一老公,怎么莫名其妙就遭嫌弃了。难道…他看看edward,醋意一阵阵往上翻,牙咬得嘎嘣脆。Edward看戏看得欢快,当医生的,看病人总比旁人清楚些,阿衡怎么了,他心里清楚,但是逗言希也挺好玩儿,就故意和阿衡相处得更融洽一些。他转转眼珠,说要去新开的游乐园玩玩,到地儿,什么新玩意儿,都要试一试,和言希比一比,碰碰车三六十个角度演绎人生何处不相逢,把言希撞得眼发红。最后,edward不怀好意,说要坐过山车,阿衡本来婉言拒绝了,言希火气上来,哪能怕区区外国佬,拉着阿衡就要上车,阿衡甩了他的手,皱眉,说了一句“胡闹。大庭广众,他言希好歹大小还算一名人,不管是dj yan还是新秀画家,总要些脸面,被老婆当众当做小孩子骂了,颇是尴尬。夫妇俩回到家,开始冷战,本来在客厅玩玩具的言小宝也很识趣,收拾完玩具背着包袱就到姥姥家了,姥姥家一样可怕,舅舅姑姑也在冷战,唉声叹气起来,这个世界,大人真闹心。其实,说起冷战,言家的两只只有言希觉得自己在冷战,而温家的也只有温思尔在郁卒。言老爷子下棋时,看着老朋友一直嘀咕—难道你们温家苗子要好一些,也不能啊…温老倒很淡定—一物降一物,各有各的命。言老重重摔棋子儿,娘的,难道我下的崽儿就是为了你家娃降的,呸,忒自恋。回到家,不怀了好意,时时趁阿衡不在,戳戳孙子心口—哟哟,阿衡别又是去找法国佬了吧,哟,我说言少,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媳妇儿都看不住!言希本来在画画,心烦意乱,打电话给阿衡,哪晓得铃声从卧室传过来了,阿衡上班时忘了拿手机。最后,被爷爷幸灾乐祸了许久,敌不住了,拿着画夹,到光棍儿辛达夷家避难去了。结果,晚上,也不见阿衡喊他回家,更是气闷,所幸,在辛家客房住下,权当离家出走了。第二日,清晨,言希的老上司,以前sometime的总制作打了电话,说sometime再过五天就满十年了,作为第一代且最红的dj,言希无论如何,也要捧场,录制完这期怀旧版。言希没事干,心中抱着巴不得阿衡找不到自己,让她也好好苦恼纠结一番的心情,一口答应了。小宝还记得自个儿有个爹,眨巴着大眼睛吗,很好心地亲切慰问老父,什么时候回家,爸爸爸爸我给你留了幼儿园吃剩的动物饼干,要不要抽空拨冗回家解决一下。言希一听,好小子,原来在你心里你爹就剩这点儿清理垃圾的作用了,脸更黑,更不想回家了,全然忘了先前明明是他自个儿总是抢儿子的零食了。脸偏到一旁,很不自然地问了一句—你妈说什么了吗。小宝深沉片刻,言希一阵欣喜,正要开口,小宝又深沉地摇了摇头,笑得灿烂—妈妈本来在看大厚本的书,看我要出门,眼皮都没抬,就说让你和干爸爸好好过光棍儿二人世界。干爸爸姓辛,辛爸爸欲哭无泪。言希眼皮抽搐,咬牙—她不说,我也会的。话音刚毕,这厢,阴沉着脸的温思莞长腿踹门,走了进来,众人皆惊。只看温少揉着床单子,恨声道—这日子没法过了!小宝咧开粉嫩嫩的小嘴儿,对着舅舅眉开眼笑—“姑姑刚刚在我家说了,要是在干爸爸这里看见舅舅,让我转达一句,有种,你这辈子都别回家!小宝虽然才五岁,但小宝是个口舌伶俐的大眼小鹦鹉,传话从不带漏声儿的。三个男人一起沉默,沉默啊沉默,末了,辛达夷干巴巴地总结—其实,身边儿没女人也挺好的…说来也巧,五天后,言希在广播电台上节目,阿衡带着儿子逛街,在电台左边的icecream店歇脚,温思尔和张若约会,在电台右面的咖啡馆聊天。其实,真的是凑巧,只是,后面的事儿就有些失控了。先说电台,电台从早上起就人山人海,挤得密不透风,小姑娘们老姑娘们就等着再看曾经的偶像一眼,拍个照签个名什么的,还有一帮,拿着手机等着给节目发简讯,不遗余力准备挖出dj yan曾经现在将来的深度八卦,以慰相思之苦。提前要说明的是,今天的节目有些变态,观众可以问任何不触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根基的东西,dj yan没有权利不回答=。言希知道的时候,已经坐在演播室,骑虎难下,无奈,硬着头皮,也只能上。看着耳麦和曾经的一套设备,心中生出了些不知今夕何年的味道,感叹自己当年坐在这里的时候,才二十一岁,风华正茂。他说,大家好,我是言希,言希的言,言希的希。话音刚毕,自己微微愣了下,随即,对着麦,笑了—许久不见,我很想念你们。曾经我和大家相伴在sometime三年的时光,如今,sometime也走过十年了,或许有许多新听众并不知道我是谁,这也没有关系,就当我代班一次,带领大家走回sometime的曾经。大家有什么烦心的事,或者关于sometime,关于我的问题,都可以以简讯的方式提出,我与大家相伴。第一条,比较直接,节目为什么取名sometime。言希想了想,说,sometime,是我取的,有时候,每个人,总有些时候,是脆弱的沾染着黑暗的,如果这样的时候,有一个陌生人,不管是dj yan或者dj zhao qian sun li都好,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倾听,温柔相伴,我猜想,这是多么令人期待的事,因为大家心底的难以消化的压力才存在的这个节目,是sometime永恒的意义。有人问,dj yan有这样可以倾诉的人吗,这个人,一直都在么。言希笑,sometime的灵感源自这个人曾经的温柔相伴,我在这个人身上,第一次体会到,这个世界,有这样一种人,即使不说话,站在我的身旁,留下影子,所有的困难也都是可以渡过的。一直都在,是怎样一种涵义呢,太大太宽泛,而我始终认为,没有一个人,能陪我们走到最后,重要的是,那些无法消除的记忆。第三条简讯,说,dj yan,作为你的一名粉丝,一直很想问,不问会很好奇,问了心里却很苦涩,您有女朋友了吗,或者,您结婚了吗。言希微微笑了,念完,平淡回答,我儿子已经五岁,眼睛头发跟我很像,嘴唇鼻子却和我的妻子如出一辙。第四条简讯,哈哈,那一定是个漂亮的孩子,恭喜dj yan。你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呢,你们相识多久了呢,在楚云之前还是之后呢,您不知道吧,之前楚主播接受访谈说,这辈子最爱的人是dj yan呢,呵呵,这么问,会不会很冒昧呢,我一直都是你和楚云的忠实粉丝,这一题,请您务必回答。言希抽抽半边嘴角,嘀咕,尾号4302的朋友,确实有些冒昧呢。这两天我妻子一直和我闹着别扭呢,你想害死我么。不过,我也大概猜到了,大家最想知道的,应该还是我妻子的事。好吧,我就谈谈她。怎么说呢,如果和楚云相比,她实在平凡,不够美丽,不够耀眼,说话时声音总是很小,在我们相识的那些日子,我每一天为了让她说话时再鼓足些勇气,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他回忆—说起相识,我们认识那会儿,最火的歌儿是《健康歌》,她家和我家在同一个园子,不过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我骑着很破的老爷车载她上学,平时走路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却花了五十分钟。那一天,我们迟到了,一起站在门外罚站,她很小声地告诉我,首都的老师都是极好的,从不拿教鞭打人。他说,楚云最爱的人是dj yan,而我的妻子,从头至尾,认得的只有言希。有人惊呼,健康歌,是98年吗,难道你们已经在一起十三年。怪不得楚云在访谈中,很遗憾,没有与dj yan再早些相识呢。言希笑了,面容带着些淡淡..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如果网上有对你不怀好意的陌生人故意调查你和你家人的信息在背后这样,你会怎么样?》转载自搜狗问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jsq/hpdavjkohajaha/hpdavjkohajahaddkj.html report 12084 不予理睬。如果对方在网络上真的对你做出了泄露个人真实信息等涉及隐私的内容,就可以拿着相关截图到辖区派出所报警,立案依法处理。你想多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没有违法犯罪,随他去了,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如果有人威胁或影响家人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就报警,如果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由他去,不必放心上,能想到向父母打小报告的基本上就是个孩子,从这点可以看出对方明显就是普通人不是黑客顺着网线查到你的信息的,他没这个技术,明显就是唬弄你的,想必你的年龄也不大,还打小报告威胁你,明显吓唬孩子的,一个名字加个生日,能查到什么?全国上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