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真实的白江口海战:日本此后900年不敢乱来

来源:用户 收藏 编辑:王强

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唐龙朔三年(663年)8月,百济白村江口(今韩国锦江出海口),年过花甲的刘仁轨与他身后百余条战舰即将遭遇来自这片土地上4倍于己的敌人。对于当时的局面,身为唐军对手的百济和倭国认为,咱人多势众,以4敌1不带怕的。

很快,在硝烟与战火中,白色的刀与红色的血相互交融,凭借着唐军楼船的优势,刘仁轨率领的大唐水师以技术碾压之势大败敌人。之前那支不可一世的倭国联军,瞬间淹没在金属的碰撞和惨烈的哀嚎声中,伴随着江面上波涛汹涌的浪花,逐渐消散。

此战后,《旧唐书·刘仁轨传》只有一句”仁轨遇倭兵于白江之口,四战捷,焚其舟四百艘。烟焰涨天,海水皆赤”的记载,看起来似乎只是国力正处于上升时期的大唐,诸多胜仗中较为平常的一场。

但从当时的世界格局来看,刘仁轨改变了历史。因为,白江口之战被载入了他国的史册。

1

关于这场战役,成书于720年的《日本书纪》作了详细记载:“是岁,为救百济,修缮兵甲,备具船舶,储设军粮。”也就是说,这场白江口之战,参战的双方正是大唐军队与百济、日本联军。为了解救百济困局,日本早早地做了充分的准备。然而,最终全军覆没。

关于这场战争的由来,不得不先提下当时交战双方面临的格局。

从公元前1世纪起,朝·鲜半岛就处于三国鼎立的状态,北部的高句丽、西部的百济与东部的新罗并存。通过近700年的相互攻伐,到了公元7世纪初,高句丽占据了中国东北部分地区以及朝·鲜半岛北部,无论在综合国力还是疆域上都完爆新罗、百济。同样,强大起来的高句丽也是隋、唐两代在东北地区最大的威胁。

搜图编辑

隋朝中原与诸国的关系。图源/中国历史地理图集

早在隋文帝时期,高句丽与隋之间的战役冲突就不断爆发。面对高句丽三番五次的挑衅,隋文帝果断出击,降伏高句丽,迫其称臣。但隋军在征战途中,也是接连遭遇天灾人祸,可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因此,隋文帝并没有过多搭理这个表面臣服于自己的政权。

经过隋文帝多年经营,隋朝国力空前强大。在新的地区秩序下,隋帝国无疑是周边地区公认的“霸主”。

作为隋文帝的继任者,隋炀帝大概就是最想维护这种局面的领导者。在大隋国力蒸蒸日上的同时,隋炀帝效仿秦皇汉武,征四方、修水利,力图将隋帝国的地区影响力发挥到极致。因此,对于时刻包藏祸心的高句丽,隋炀帝以“亏损藩礼”不安心朝贡为由,兴兵讨伐。

为了早日征服高句丽,消除隋朝东北方向的心腹大患。隋炀帝下令在山东各地“增置军府,扫地为兵”,说白了,就是设置军事机构,不顾一切大量征兵。除此之外,考虑到身处朝鲜半岛的高句丽东、西两侧均是海洋,如使用海、陆联合作战,将事半功倍。

因此,在大量征兵的同时,无数的工匠亦不分昼夜、加紧赶工战船。在国家的号召下,各地民夫也纷纷加入对高句丽的战争筹备中,洛阳仓、河阳仓等国家储备粮库被征调用作军粮,似乎只要一切发展顺利,隋朝称霸东亚,不是问题。

不过,隋炀帝这样孤注一掷的行为,到底还是给隋朝带来了“灭顶之灾”。

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隋炀帝远征高句丽的“豪赌”,显然超越了隋朝国力承载,也违逆了民心。故早在两军开战前,一个名叫王薄的人便在河北、山东等地打响了“反隋第一枪”。他以知道世事为由,自号“知世郎”,填词作曲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以此为凭,号召百姓起来反隋。

由于大量劳动力被抽调上战场,农耕失时,土地荒芜。隋朝境内出现了严重的自然灾荒,在王薄的号召下,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这将是他们最后的生存希望,于是,伴随着隋军远征的号角响起,隋朝境内各路起义军如风起燎原之势,将好端端的隋朝焚出了千疮百孔。

没了稳固的经济基础和粮食储备,出征的隋军只能饿着肚皮打仗。再加上国内的叛乱加剧,出征的隋军不得不回军救援,疲于奔命。

隋炀帝远征高句丽,终因隋朝灭亡而被迫夭折。

2

隋亡后,代替隋炀帝坐天下的,是其表哥李渊开启的大唐王朝。与前朝一样,在天下渐定后,唐朝同样面临着来自东北方的高句丽威胁。

不过,凭借本土优势“战胜”了隋朝的高句丽,其实也好不到哪去。与隋朝类似,高句丽也无法集中全部兵力与隋军作战。尽管高句丽一度称霸朝·鲜半岛,但同属半岛的其他两个政权——百济、新罗也不是吃素的。

趁着高句丽衰落的这段时间,百济和新罗在各自发展内政中,也学会了采用“依附强国”的外交策略,让自己在唐朝与高句丽交战的大背景下,谋求来自夹缝里的发展。

正所谓“没有永恒的敌人”,深受战争影响的高句丽决定先发制人,凭借与唐“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的优势,先归附大唐,换取片刻的和平。

于是,在没有事先约定的情况下,朝鲜三国均向唐朝称臣。其实,高句丽与百济、新罗发生内战,对大唐而言并无影响,大唐真正忌惮的不过是占据辽东地区的高句丽。

只不过此时刚刚建立的大唐还不具备再次作战的条件。当时,除了高句丽外,在北方,突厥控弦百万,通过扶植操控窦建德、刘武周等割据势力一直分散着大唐的注意力。

总而言之,刚刚建立的唐朝,正处于内忧外患的两难境地。为了恢复经济, 休养生息, 必须要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

因此,对于高句丽等国的归附,李渊本人秉持的态度是:“何必令其称臣,以自尊大。”用现代话说,就是根本无需让高句丽称臣,当它不存在就行。

对此,从增强大唐未来国际影响力的角度出发,时任丞相的温彦博给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高句丽政权之下的辽东地区本就是中原的故土。如若现在不使其称臣,未来不仅会影响大唐国际公信力,也会坐涨高句丽势力,使高句丽始终成为大唐北拓的心腹大患。

李渊一听,此言有理。遂下令对百济、新罗和高句丽进行正式册封,让朝·鲜半岛三国与大唐形成一套体制下的三个地位相等的藩属国。

这样一来,既可以防止高句丽与突厥结盟,在东北方对大唐开疆拓土构成严重威胁,同样大唐向三国“示好”,给予他们同等的地位,也可以采取“以夷制夷”的方法来维持朝鲜半岛三国彼此制衡的局面,进一步削弱三国的实力,给大唐提供一个优良的内政建设环境。

3

不过,三国归附终究只是某个时代下外交策略的一种妥协。当高句丽逐步恢复元气之后,三国之间为了地盘的归属,再次大打出手。甚至不惜撕毁与大唐之间的协定,集中联合百济进攻新罗,并阻断新罗向唐朝朝贡的通道,意图挑起战事,从中得利。

搜图编辑

新罗受到百济和高句丽攻击后,向唐求援。图源/纪录片截图

此时,唐朝已进入唐太宗执政的贞观年间。对于高句丽明目张胆的公然挑衅,唐太宗当然予以强硬回击。不过,成长于隋末时期的他,对隋朝征伐高句丽同样印象深刻。

他曾将远征高句丽与隋朝灭亡做了因果关系的解释:“自古穷兵极武,未有不亡者也。隋主亦必欲取高丽,频年劳役,人不胜怨气,遂死于匹夫之手。”

唐太宗清楚认识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因此在讨伐高句丽时,他十分注意保护百姓利益,以牛羊等动物为军粮补充,以尽量减少粮食运输,避免消耗民力,以此换回天下民心。

故当听闻唐太宗准备征伐高句丽,大家伙都踊跃参军。眼见时机成熟,贞观十九年(645年)三月,唐太宗点齐兵马,带领长孙无忌、李道宗、徐世勣等元老宿将从定州(今河北定州市)出发,水陆并进,直指高句丽。唐太宗对此战志在必得,经过数月激战,攻破高句丽数十座城池,大有获胜希望。

鉴于前隋与高句丽之间的战争结果,在此次远征中,唐太宗的策略偏于保守,所带的唐军也不多,在征战中,唐太宗注重发挥联盟进军的作用,号召附属国组团“打怪”。

不过,在高句丽境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要塞碉堡,且高句丽士兵极擅守城。因此,此次大唐联军组团打怪并不顺利。战争一直持续到当年秋季,由于战线较长,运输补给跟不上,再加上气候变化等不利大唐军士开战等因素,唐太宗最终被迫班师回朝。

以后,唐太宗改变了大规模征伐高句丽的策略,改由小股部队多次袭扰高句丽,使高句丽军队疲于奔命,极大地削弱了高句丽的实力。虽然征伐高句丽伴随着唐太宗的崩逝,戛然而止。但屡遭打击的高句丽,衰亡只是时间问题。

4

同样,被卷入这场战争的百济、新罗,命运也截然不同。“压错宝”的百济一看高句丽被打残了,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盟友,以维持其在半岛的整体实力。

环顾四周,百济最终选中了倭国。

长久以来,倭国一直飘零海外,其文明程度长期落后。相关历史资料显示,佛教最早就是经百济传入倭国,成了倭国最早的宗教信仰。

百济不仅向倭国传入了佛教, 还传入一些文化和技术移民。如百济人味摩之给倭国传入了伎乐舞, 伎乐后来在寺院举行法会时演奏并延续至今。除此之外,倭国崇尚的中原文明,也是自百济传入,并逐渐自成系统。

凭借着百济与倭国“头铁”的关系,百济开始拓展疆土,欺负新罗,俨然准备成为“高句丽第二”。

另一边,坚持做大唐小弟的新罗,虽然仍旧受百济的侵扰。但紧靠大唐帝国的她,终于换来了相对安稳的好日子。在善德、真德女王两任君主的倡导下,新罗常年保持对大唐的进贡,并派出新罗遣唐使赴大唐交流学习。

大唐显庆五年(660年),暂停了多年的消灭高句丽战争终于再被提上日程。

为了完成先辈们征伐高句丽的伟业,唐高宗想起了这些年一直致力骚扰新罗的百济。相对高句丽而言,百济实力更弱。如果能灭了百济,控制朝鲜半岛南部海岸线,再与盟友新罗两边夹击高句丽,征伐高句丽岂不是事半功倍?

于是,唐高宗派遣苏定方率领水陆13万大军征伐百济。苏定方由山东莱州出发, 渡过黄海, 在百济西部登陆, 新罗也派出五万精兵接应, 唐军沿白村江 (今锦江) 溯流而上, 包围百济王都泗沘城 (今忠清南道扶余) , 义慈王请降, 百济灭亡。

百济的速亡让倭国始料不及,为了继续维护倭国在半岛上的利益,在齐明女皇的安排下,百济王子扶余璋率领百济旧部,发起复国运动。为了支持扶余璋,齐明女皇不顾年迈,亲往前线督战,并最终死于途中。

搜图编辑

天智天皇(662-672年在位)。图源/纪录片截图

继任的天智天皇(即中大兄皇子)决定继续完成女皇未竟事业,故才爆发了开头提及的白江口之战。

663年(大唐龙朔3年,倭国天智天皇2年),依百济之请,天智天皇派援军20000余人,战船一百七十只,支援百济。尽管两国自认为准备得十分充分,无懈可击。但与唐军遭遇之后,倭国联军还是全军覆没。这一战也让倭国企图在借朝鲜半岛西拓国土化为泡影。

自此,倭国明白了与大唐间的实力差距,开始乖乖地派遣遣唐使赴唐学习先进文明,奉唐为正朔。直到900多年后的明万历年间,日本才卷土重回朝鲜战场。

而高句丽面临着失去盟友百济的境地,变得孤立无援。在百济彻底亡国6年后,高句丽也最终在唐朝和新罗部队的进攻中,结束了700多年的国运,从此,朝·鲜半岛进入新罗统一时代。

总的来说,白江口之战不仅改变了朝鲜半岛的战略态势,更对当时东北亚战略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唐朝以自己为核心的东亚政治秩序得以最终确立,并深远影响了未来近千年东亚历史的发展走向。

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扫一扫

【唐朝时爆发中日第一场海战,结果怎样?为何说此战打醒了日本人?】在历史上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433653262,中日曾发生过多次战争。公元1937—1945年爆发的八年战争,可以说是中日之间最大的一次战争,给两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公元1894—1895年的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 日本打败了当时亚洲的老大的清帝国,使军国主义盛行一时,一跃而成为军事强国;再往前推移,公元1592、1597年,中国明朝的援朝军队与朝鲜军队并肩作战,两次击溃狂妄的丰臣秀吉的日本侵略军,历史上称为“文禄之役”和“长庆之役”。元初,范文虎等曾奉元世祖命率军进攻日本,遭遇大台风而战败撤回。然而,这还不是中日的第一次战争,中日的第一次战争还要往前翻,一直追溯到唐朝。那就是公元663年的白江口海战。当然,这次的中日战争和后来的中日战争在背景、性质上是大不相同的。这次战争也是起源于朝鲜半岛。自公元4世纪以后,朝鲜半岛逐渐形成了高句丽、百济、新罗三足鼎立的局面。三国为了争夺利益,互相混战。公元7世纪以后,他们之间的争斗,有增无减。此时,三国都改变了斗争策略,由单独混战转而要求获得外国的支持,争斗各方分别与相邻的中国和日本结盟,从而使半岛地区的争端,扩大成为东北亚地区的“国际”纠纷。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大唐盛世,国力雄厚,是世界强国。唐帝国统治者一向重视与邻邦的关系。公元7世纪初,百济与新罗发生纠纷,唐太宗亲自写信给百济王扶余璋,要他忘却前怨与新罗和好。公元643年,高句丽权臣盖苏文与百济王联合发兵进攻新罗,唐太宗仍坚持以和为贵的政策,派玄奘为使,赴高句丽劝盖苏文不要进占新罗领土,进行调停。高宗时,也曾多次调解百济与新罗之间的紧张关系。然而这种调解政策遭到断然拒绝。于是,唐朝廷改变政策,出兵征讨。公元645、647年,唐太宗两次东征,力图用支持弱者抵御强者入侵的手段来维持朝鲜地区的和平。而当时的日本,经历了大化改新,进入了封建社会,国力已强盛起来。由于地理位置的邻近,日本与朝鲜南部加倻地区一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因而,朝鲜半岛的风吹草动,必然波及日本。日本大化新政府当时采取了拉拢高句丽、百济,孤立和打击新罗的外交策略。公元600年2月,新罗进攻加倻地区的任那,大化政府立刻作出反应。推古女皇和圣德太子一面遣兵阻击,一面联络高句丽、百济,要求联兵急救。然而在当时,新罗已与唐联盟。因而大化新政府与新罗对抗,一定程度上是与唐的对抗。由此,以高句丽、百济、日本为一方,新罗和唐为另一方的两大对立阵营形成,最终导致了白江口海战的爆发。公元659年,百济大举进攻新罗。新罗国王金春秋向唐求援。唐将苏定方率13万大军援新。唐、新联军大败百济军队于熊津江口,并且俘虏了百济王义慈及王室、大臣、将士多人。百济只得向日本求助。公元661年1月,日本齐明女皇赴九州,要亲自征讨唐、新联军,但因旅途劳累过度,染病而亡,计划被迫延期。公元662年1月,日本决定以矢10万,丝500斤 、绵1000斤,布1000端、韦1000张、稻种3000斛支援百济。5月,日将阿昙比逻夫率船170余艘抵百济。663年8月,日将卢原君率万余援军,抵白江口。唐、新联军严阵以待,决定首先拿下周留城,并采取水陆夹击的战术。陆路,由唐将刘仁愿、刘仁师及新罗金法敏率领,直趋周留城;水路,由唐将刘仁轨、杜爽、百济降将扶余隆率领,由熊江口前往锦江下游的白江口,从而配合陆军,夹击周留城。公元663年8月17日,唐、新水军航至白江口,正遇日船,两军于是展开战斗。当时,日船有400余艘,唐、新联军只有170艘,数量上日军占多数。两军展开阵形,擂鼓振威。碧波之上,数百余艘战船战成一团,杀声震天。日军未能很好地组织阵形,被唐、新水军打乱。经过三个回合的较量,日军败下阵来。第二天,又进行了第四个回合的较量,日本又仗着船多势众,盲目冲杀,不讲战术,而唐、新联军乘机用火攻之术,日军400艘战船被焚,兵士溺水而亡者不计其数,残军全部投降。白江口海战以日本、百济联军的惨败而告终。白江口海战,就其规模而言,海战史书上恐怕没有重要的位置,然而它在日本历史上却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日本天智天皇以后的历代天皇,都对此役作了反省。他们省悟到了两点:第一,当时日本无力与唐朝抗衡,日本要成为强国,必须完备中央集权体制,加强和巩固王权,实行富国强兵的国内政策;第二,日本政治、经济、文化要获得迅速发展,不但要有一个和平的环境,而且必须吸收大陆的先进文化,因此建立睦邻的国家关系是十分必要的。在此后的38年里,日本各方面都获得了长足进展。从那个时代起,大和民族有了这种向历史学习,向外来先进文化学习的精神,而且一直保持到今天。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可提醒删除,对后世日本的影响就是直接让日本原地起飞,清帝国大量的赔款,日本工业因此蓬勃发展,促进了日本海军的发展,他们从中国掠夺了财富,加强了他们自身的军队实力,对日本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因为甲午战争日本获得了胜利,因此日本凭借大量赔款,快速发展了起来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真实的白江口海战:日本此后900年不敢乱来》由网友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view/jssckop/aoao/pj/yaovvddjWSNkyadvhkxa.html report 10499 唐龙朔三年(663年)8月,百济白村江口(今韩国锦江出海口),年过花甲的刘仁轨与他身后百余条战舰即将遭遇来自这片土地上4倍于己的敌人。对于当时的局面,身为唐军对手的百济和倭国认为,咱人多势众,以4敌1不带怕的。很快,在硝烟与战火中,白色的刀与红色的血相互交融,凭借着唐军楼船的优势,刘仁轨率领的大唐水师以技术碾压之势大败敌人。之前那支不可一世的倭国联军,瞬间淹没在金属的碰撞和惨烈的哀嚎声中,伴随着江面上波涛汹涌的浪花,逐渐消散。此战后,《旧唐书·刘仁轨传》只有一句”仁轨遇倭兵于白江之口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