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王熙凤已经“疯了”,迫不得已杀死尤二姐,她的痛苦比死更悲情

来源:用户 收藏 编辑:张华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234303136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二嫂子凭他怎么巧,再巧不  过老太太。”贾母听说,便答道:“我的儿!我如今老了,那里还巧什么?当日我像凤丫头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得呢。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强远了!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公婆跟前就不献好儿。凤儿嘴乖,怎么怨得人疼他。”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兴儿笑嘻嘻的在炕沿下一头吃, 一头将荣府之事备细告诉他母女.又说:"我是二门上该班的人.我们共是两班, 一班四个,共是八个.这八个人有几个是奶奶的心腹,有几个是爷的心腹.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敢惹, 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 我们二爷也算是个好的,那里见得他.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 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 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 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他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他.皆因他一时看的人都不及他,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喜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没人敢拦他.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 殊不知苦了下人, 他讨好儿.估着有好事,他就不等别人去说,他先抓尖儿,或有了不好事或他自己错了, 他便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来,他还在旁边拨火儿.如今连他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 说他`雀儿拣着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张罗' .若不是老太太在头里,早叫过他去了."尤二姐笑道:"你背着他这等说他, 将来你又不知怎么说我呢.我又差他一层儿,越发有的说了."兴儿忙跪下说道:" 奶奶要这样说, 小的不怕雷打!但凡小的们有造化起来,先娶奶奶时若得了奶奶这样的人,小的们也少挨些打骂,也少提心吊胆的.如今跟爷的这几个人,谁不背前背后称扬奶奶圣德怜下.我们商量着叫二爷要出来,情愿来答应奶奶呢."尤二姐笑道:"猴儿 у的, 还不起来呢.说句顽话,就唬的那样起来.你们作什么来,我还要找了你奶奶去呢."兴儿连忙摇手说:"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 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 好,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尤氏笑道:"我只以礼待他, 他敢怎么样!"兴儿道:"不是小的吃了酒放肆胡说,奶奶便有礼让,他看见奶奶比他标致, 又比他得人心,他怎肯干休善罢?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 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 : `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 倒央告平姑娘."尤二姐笑道:"可是扯谎?这样一个夜叉,怎么反怕屋里的人呢? "兴儿道:"这就是俗语说的`天下逃不过一个理字去'了.这平儿是他自幼的丫头, 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他原为收了屋里, 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又还有一段因果: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 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别人虽不好说,自己脸上过不去,所以强逼着平姑娘作了房里人. 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 倒一味忠心赤胆伏侍他,才容下了.  还有贾母很多次说“猴儿崽子”什么的,不赘。  谢谢 林天123 提醒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子兴道:"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倒不知其好歹.只眼前现有二子一孙,却不知将来如何.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 亲上作亲, 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第五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黛玉连忙起身接见.贾母笑道, "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 凤辣子'就是了."  昨天一时间忘了冷子兴曾细细演说过荣国府一番了  有红迷愿意交流吗?本人最喜黛玉 最敬探春 最厌宝钗 最叹妙玉参考资料:SOHU《红楼梦》连载http://lz.book.sohu.com/serialize-id-314.html,贾琏偷偷娶尤二姐那一回,具体是哪回不记得了。尤三姐问旺儿王熙凤这人怎么样,旺儿回答说“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当面夸奖人,背后使绊子”等,好详细,还有第五回,黛玉入贾府那一段,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王熙凤手上有多条人命,最不让人谅解的是她设下重重陷阱,买通胡庸医用虎狼药,打掉尤二姐腹中孩子致其吞金自尽。
尤二姐本罪不至死。贾琏作为荣国府第四代爵位继承人,他成亲多年无子,嫡妻王熙凤有给丈夫纳妾的责任和义务。林如海数代单传,贾敏就物色了几房姬妾。王熙凤不但不给贾琏纳妾,还在贾琏纳妾得到贾母等长辈支持的情况下,下辣手害死尤二姐,尤其是打掉腹中成型的男胎,断贾府宗庙血食,实属罪大恶极!

王熙凤日后“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被休遣返王家悲剧收尾,与她害了尤二姐的孩子关系重大。
客观分析王熙凤,她的罪行罪无可赦,结果罪有应得。但如果从王熙凤的角度去考量,会发现尤二姐之死是必须。王熙凤不可以让她活着。

首先,尤二姐是良妾中的高位,俗称二房。

现代人对妾有误解,认为都一样。古人有妾通卖买,朋友如手足,侍妾如衣服,妾可烹、可杀、可买、可卖、可赠……其实都是指贱妾不是良妾。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秦可卿死了,尤氏称病不出,宁府缺人料理,但是实际上这是王熙凤想要在贾府露脸。 小说中说到了她虽然事事处理的妥当,但是婚丧嫁娶这类的大事却未曾处理过,需要有这么个大事来显示一下她的本事 而且王夫人其实也是希望这么个

古人对妾的划分也多达十多种:媵,侧室,副室,偏室,偏房,陪房,侍妾,婢妾,通房,外室,外妇。
尤二姐是二房侧室,远远凌驾于秋桐的侍妾和平儿的通房。
尤二姐被贾琏娶在外面,看似没有嫡妻和父母长辈同意。但她的问题是在国丧家孝期间纳妾不合法合规。有族长贾珍做主,她的地位是合法的。
二房侧室要称二奶奶,与王熙凤姐妹相称。不需要在王熙凤跟前伺候,可以使唤姨娘秋桐和姑娘平儿等人。

尤氏病了(胃疼,其实是气的),宁府就没女人当家啦。办丧事,很多亲戚朋友来往,贾珍忙的团团转,就去找凤姐帮忙管家喽。

(第六十九回)凤姐主意已定,没人处常又私劝秋桐说:“你年轻不知事。他现是二房奶奶,你爷心坎儿上的人,我还让他三分,你去硬碰他,岂不是自寻其死?”
王熙凤借刀杀人,只因尤二姐威胁太大。她俩位置近在咫尺,一旦尤二姐生了儿子,王熙凤将容易被取而代之。

其次,尤二姐怀孕,王熙凤有病。

王熙凤最关注尤二姐的肚子。她机关算尽,竭尽全力清除贾琏身边女人,防止别人比她更早生儿子。

87版红楼梦剧照 王熙凤治家以严厉闻名,也因此受到了底下仆人的怨恨。以至于到最后凤姐病倒时不仅无人可怜,反而还都来踩一脚。家里的下人墙倒众人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可怕的是,连贾琏也在凤姐病中时惹风姐生气,甚至连平儿都看不过去了。

尤二姐是否怀孕,王熙凤和身边有经验的嬷嬷一看就知道。甚至宁可错杀绝不放过。胡庸医早都是安排好的后手,随时可以启用。
王熙凤与贾琏结婚多年无子,只有女儿巧姐,承受压力非常大。可越想要越没有,好容易怀了六七个月的儿子还流产,更引起下红之症,想再怀孕极难。
王熙凤自身病重,贾琏却在外急忙偷娶生子。这种背叛王熙凤接受不了。她歇斯底里的要置尤二姐于死地,威胁是一方面,更是发泄对贾琏的怒气和怨气。这口气不出,王熙凤能气死。

红楼梦中关于王熙凤的描写很多,简列部分原文如下: 1、《红楼梦》第三回: 一语未完,只听后院中有笑语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1林黛玉思忖道:“这些人个个皆屏气如此,这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着,只见一群媳妇丫鬟拥着一

最后,王熙凤与贾琏已经撕破脸。

王熙凤最大威胁来自贾琏。她下红之症在身,如果贾琏不离不弃,她可以让平儿与贾琏生儿育女。
问题是贾琏对王熙凤之前的种种行为零容忍。王熙凤一生病,贾琏就在外面偷娶尤二姐,巴不得她早死。一旦尤二姐生了儿子王熙凤没有用,贾琏大概率不会放过她。
更让王熙凤忧虑的是贾母欣然接纳声名狼藉的尤二姐,贾赦又急忙给贾琏赐妾秋桐……事实胜于雄辩,她王熙凤再好,终究贾琏才是贾家的嫡长孙和未来继承人。贾母、贾赦都不会保护王熙凤的利息。

话说宁国府中都总管来升闻得里面委请了凤姐, 因传齐同事人等说道:"如今请了西府里琏二奶奶管理内事,倘或他来支取东西,或是说话,我们须要比往日小心些. 每日大家早来晚散,宁可辛苦这一个月,过后再歇着,不要把老脸丢了.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

既然所有人都不站她,王熙凤只能从彻底消除隐患着手。不但尤二姐的孩子留不住,尤二姐得死,秋桐也不能活着。至此,王熙凤与疯了无异。
推测第八十八回是王熙凤被休的关键一回。那时她害秋桐不成,反被算计。曾经设局害死贾瑞,包揽诉讼、放高利贷、害死尤二姐和腹中孩子等等事都会曝光出来。贾母就算于心不忍,也容不下她。一封休书让她下堂,算是顾及王家脸面了。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点击关注,点赞收藏,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扫一扫

我以为原因有三:一是王熙凤“自幼假充男儿教养”,从小就养成了“玩笑着就有杀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335336432伐决断”的泼天大胆,即今人谓之为“魄力”的那种东西。凤姐在童贞时代养成的性格,并不符合儿童的天性,是一种人格分裂的变态性格。由于她是在特殊环境里养成的特殊性格,成年后自然就“越发历练老成”了,且“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又极善察颜观色、阿谀奉承,故深得老太太的欢心。二是王、贾两家特殊的姻亲关系。王夫人是凤姐的姑妈,姑侄都嫁到贾家,尽管凤姐是个“客卿”,但宁府感到特别放心。例如凤姐受命之后,贾珍“便忙向袖中取出了宁府对牌出来,命宝玉送与凤姐。又说,“妹妹要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宁府连监察之权都放弃了,可见对凤姐宠信之隆。三是王家豪富可以力敌贾府。时谚云:“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钱多势大,且两家又有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内在联系,这给凤姐入选平添了不少砝码。深得老太太欢心是前提条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害关系是绝对条件,钱多势大是必要条件,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这都不是探春、可卿辈能俱备的,因此协理宁府非凤姐莫属了。 考查对作品构思的故事情节的把握理解能力。 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王熙凤已经“疯了”,迫不得已杀死尤二姐,她的痛苦比死更悲情》由网友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view/jssckop/aoay/pp/yokayhjhWSNkyakjovoj.html report 18347 王熙凤手上有多条人命,最不让人谅解的是她设下重重陷阱,买通胡庸医用虎狼药,打掉尤二姐腹中孩子致其吞金自尽。尤二姐本罪不至死。贾琏作为荣国府第四代爵位继承人,他成亲多年无子,嫡妻王熙凤有给丈夫纳妾的责任和义务。林如海数代单传,贾敏就物色了几房姬妾。王熙凤不但不给贾琏纳妾,还在贾琏纳妾得到贾母等长辈支持的情况下,下辣手害死尤二姐,尤其是打掉腹中成型的男胎,断贾府宗庙血食,实属罪大恶极!王熙凤日后“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被休遣返王家悲剧收尾,与她害了尤二姐的孩子关系重大。客观分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