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爬灰这种秘密,焦大怎么知道?林黛玉进贾府,曹雪芹提到一个细节

来源:用户 收藏 编辑:杨丽

《红楼梦》很多莫名其妙的话题都容易被人感兴趣,可见读e69da5e6ba90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6323264者对这部名著的喜爱。对于红楼梦中新生儿的话题也一直争论不休。有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尤二姐与贾珍不轨,为什么没孩子?看似搞笑,其中也有很多值得一说的,简单聊聊。【一】尤二姐是贾珍续弦妻子尤氏的继母尤老娘的拖油瓶女儿。虽然姓尤却与尤氏并无血缘关系。尤氏嫁给贾珍为妻,尤二姐也就成了贾珍的妻妹。尤老娘的两个女儿尤二姐尤三姐的名声不好,主要是与姐夫贾珍,外甥贾蓉之间的关系被外界传为聚麀之诮。父子姐妹之间关系似乎一塌糊涂。贾琏之所以勾引尤二姐,最开始也是只想占便宜不想负责任,只是出于打破王熙凤封锁以及贾蓉挑唆,才鼓起勇气将短线做成了长线,偷娶了尤二姐,包了“二奶”!【二】由于尤老娘教育女儿的方法有问题,二尤姐妹行为绝不是大家闺秀样子,甚至放浪形骸。但尤二姐此人与妹妹尤三姐很不同。尤三姐五年前看上了柳湘莲,脂砚斋评语说的好:“淫里有情,情里无淫,淫必伤情,情必戒淫,情断处淫生,淫断处情生。”尤三姐因为心中有人,面对贾琏的勾搭,贾蓉的胡闹都不假辞色。虽然与贾珍行为亲密,可也说了看得吃不得,并没有被贾珍得手。那三姐儿虽向来也和贾珍偶有戏言,但不似她姐姐那样随和儿,所以贾珍虽有垂涎之意,却也不肯造次了。致讨没趣儿。尤二姐却不同,性格软弱,没有主意,为人也多情,以贾珍的手段,尤二姐失身于贾珍有很大可能!所以贾珍向来和二姐儿无所不至,渐渐地厌了,便把二姐乐得让给贾琏……【三】贾珍浪荡无形,色中恶鬼,尤二姐花雪为肠的一代尤物令贾珍垂涎。贾珍与其勾勾搭搭,尤二姐也半推半就,两人之间仿若西门庆与潘金莲,不排除有王婆店中事。至于为何没有孕这种无厘头之事说白了并不奇怪。第一,尤二姐在家女儿,即便行为不检点,也绝不可能令自己有孕。尤老娘教育女儿攀权附贵,必然会有相关知识传授。第二,贾珍花丛老手,他游戏花丛不过一逞兽欲。尤二姐是他妻妹,二人有染,贾珍不过占便宜,而不是为了负责任。会极力避免出现意外,毕竟尤二姐真要怀孕,也是难解决的事,真闹起来,还是他贾珍没脸。第三,尤二姐与贾珍有染,也是猜测。尤二姐和尤三姐都自谓自己品行不端,可古人女子无行就算不端了。二人与男子调笑无忌,算淫奔无耻,算失足!未必一定要有性关系才算失足。第四,尤二姐平时在尤家,来往贾家次数并不多,被贾珍得手的机会微乎其微。宁国府也是婆子丫头一大堆,贾珍也不是想干嘛就干嘛。二尤姐妹平时陪着母亲姐姐,就算发生关系,几次也就撑死,不可能有机会常来常往。分析下来,尤二姐此人确有点水性,与贾珍也有首尾。至于为何没怀孕根本不是个问题。偷情本就是隐秘,尤二姐又是姑娘,如何还敢怀孕?古人也有避孕常识,二人即便有染,绝不会多次。偶尔行为,只要注意,基本没怀孕可能。至于有人说的红楼梦没有新生儿之词根本与此无关,就不多说了。,红楼梦》那个年代不计划生育,生孩子是一个家族极为重要的事,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436323238尤其是大家族,重要到不能只靠正室夫人一人生育,还要纳上三妻四妾,其核心目标就一个:多生娃儿。在科技严重落后的时代,女人的一生是受苦的一生,这苦有很大一个成分是往往一生会生育很多的子女,从十几岁一直生到三四十岁,加上漫长的养育过程,女人的一生就在这两件事里耗尽了。《红楼梦》里女子众多,未婚的多,已婚的也不少,但受生育之苦的却不多,几乎人人愿意受的这个苦,可惜绝大多数不得如愿。《红楼梦》里有生育的年轻女性没有几个,全书从头到尾也只出生了一两个婴儿,和贾府、和四家家族都没有关系。这非常奇怪,四大家族人口众多,妻妾成群,为啥个个都不生孩子呢?挑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通过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事,我们可一窥曹雪芹在安排生育这个问题上所埋伏的玄机。此人就是贾琏的二房奶奶尤二姐。尤二姐的人生以嫁给贾琏为分割点,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半段,她算是姐夫贾珍公开的情人,贾敬暴亡后,家人来报奶奶尤氏对丧事的安排,得知尤家二姐三姐被接来宁府看家时,贾珍贾蓉父子两人相视一笑,这一笑表明父子二人对尤氏母女的基本态度了,贾蓉先回家来,什么事都不干,先来调戏他的两个小姨娘,开口对尤二姐说:“我们父亲正想着你呢。”父亲享用,儿子也沾点光,这就是二姐三姐和贾珍父子的关系。这关系贾珍从不避讳,贾琏就很清楚,知道父子二人和尤家姐妹行聚麀之诮。大家族的肮脏在这里兜了个底儿掉,这个坏名声早已是声名遐迩,否则柳湘莲说不出宁国府里连猫儿狗儿不不干净的话来。已经许配了皇粮庄头张家的尤二姐,又是尚在闺中的女孩儿,已经沦为了姐夫的玩儿物,这在那个社会是极为玷辱门楣的,一家人都没脸活着。用当时的社会标准看,从小节上看,她是一个不贞水性杨花的女子。从现实中考量,她做出这样的举动恐怕也是她的母亲尤老娘怂恿或者默认的结果。尤家自尤氏之父去世后,家业人口凋零,到了需要宁府周济才能过活的地步,尤家已经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存了,尤二姐所配的张家也败了。尤氏母女三人首先要面临的是生存问题,而尤老娘是一个二嫁之妇,她自然没有守节之类的贞操观,所以,若果尤二姐能进了宁国府做二房奶奶和姐姐尤氏共侍一夫,哪怕是做个小妾,尤氏母女算是终身有靠了。从这个层面讲,并不好指责尤氏母女。《红楼梦》颂扬女儿家高洁的价值观,将一个人的精神价值看得高过其他的价值,在这样的意识主导下,曹雪芹称呼尤氏姊妹为拖油瓶本就有揶揄之嫌,将尤氏姊妹婚前和姐夫之间的首尾至少看作是她的污点。怎么可能让她这种已经堕落的女子有意味着新生和希望的孕育呢?尤二姐和贾珍贾蓉无论如何的不干净,她是肯定不能怀孕更不可能生子的,第六十四回,贾琏因与尤氏姐妹相熟,便有了垂涎之意,趁机百般撩拨两人却只有尤二姐有回应e69da5e887aa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436323235,因眼目众多,贾琏也不好下手,文中说到:“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更有贾蓉怂恿贾琏偷取尤二姐时,文中称:“却不知贾蓉亦非好意,素日因同他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可知贾蓉即便与尤二姐眉来眼去已久,但也最多敲敲边鼓,实际上尤二姐已被贾珍视为禁脔,不由他人分享。尤氏姐妹则如尤三姐所言,两人“淫奔不才,使人丧伦败行”。所以,尤二姐做女孩时就与贾珍有过床笫之事,可是尤二姐为何没有怀孕呢?非要细究,倒是有几层缘故:最有可能的,就是两人真正行事的次数不太频繁,所以降低了受孕率,毕竟尤氏姐妹来宁府的机会不多,而贾珍平时除了尤氏姐妹,还有更多的娱乐项目,比如聚赌、养十五六岁的小男孩等等,更有佩鳯、偕鸾这些小妾,尤二姐比不得秦可卿,那才是贾珍真正放心里的人,尤二姐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要不如何贾琏要偷取他还陪嫁妆欢送呢?当然,即便两人处一块了,尤二姐作为未出闺阁的女孩,自己也会避孕。其次,便是贾珍的个人问题,贾敬一心求仙问道后,便对贾珍不再过问,贾珍便是把宁府翻了过来也没人敢管。贾珍闹的最大的一件事便是爬灰秦可卿,以致事情败露秦可卿羞愧难当自缢而亡。细细想来,除了秦可卿,贾珍还与尤三姐尤二姐甚至那些小娈童都有首尾,也正因此贾珍才把身体糟蹋了。所以尤氏和佩鳯几个正经妻妾都没有怀孕,岂不是因为贾珍的缘故?至于尤二姐嫁了贾琏后不久就有孕,是有深层原因的。在荣国府,草字辈的孩子只有巧姐和贾兰两人,贾琏与王熙凤成婚多年却无子,好不易怀了个儿子却掉了。可是尤二姐刚跟我贾琏不久就有了孩子,对王熙凤是极大的打击。其实根据的古代宗法制,尤二姐即便生再多孩子,也只能认凤姐做母亲,叫尤二姐姨娘,加上娘家的根基,凤姐的正室地位反而还稳如泰山,可是凤姐偏偏是个妒妇,用计撺掇胡庸医,一剂堕胎药就将尤二姐腹中男胎堕了下来。腹中胎儿被堕后,尤二姐也心如死灰,紧跟着就吞金自杀,王熙凤的身上又多了一条人命。在尤二姐葬礼上,贾琏发誓:“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我们有理由相信尤二姐之死是贾琏日后休弃凤姐的一大缘故。从王熙凤流掉男胎,尤二姐男胎被堕,都在暗示贾琏命中不能有子。子嗣又与家族运数息息相关,从宁荣两公到贾蓉一代,子嗣渐渐稀少,人丁越发凋零,都是贾府这座权势的大厦倾塌的前兆。而这倾塌,更多的原因是像王熙凤害死尤二姐腹中胎儿一般——都是自己做的,《红楼梦》那个年代不计划生育,生孩子是一个家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436323230族极为重要的事,尤其是大家族,重要到不能只靠正室夫人一人生育,还要纳上三妻四妾,其核心目标就一个:多生娃儿。在科技严重落后的时代,女人的一生是受苦的一生,这苦有很大一个成分是往往一生会生育很多的子女,从十几岁一直生到三四十岁,加上漫长的养育过程,女人的一生就在这两件事里耗尽了。《红楼梦》里女子众多,未婚的多,已婚的也不少,但受生育之苦的却不多,几乎人人愿意受的这个苦,可惜绝大多数不得如愿。凤姐虽然有害尤二姐之心,但此话却是事实,尤氏姐妹做女孩时就跟贾珍父子有了聚麀之诮。贾敬死时,贾府一众管事的主子都进朝为老太妃守制,为防止家中无人理事便报了尤氏产育,尤氏才得以留下。因为力有不逮,尤氏便将继母尤氏与两个妹妹带来看守宁府。下人飞马报与贾珍贾敬丧事的处理进度时,顺便提及了尤氏姐妹也来了,贾珍父子便相视一笑,意味深长。两人快马加鞭,也不投店,连夜换马飞驰入城。父子这么心急火燎自然不是因为贾敬,而是为了早点见到这一对尤物。尤二姐与贾珍父子究竟发展到了何种地步第六十四回,贾琏因与尤氏姐妹相熟,便有了垂涎之意,趁机百般撩拨两人却只有尤二姐有回应,因眼目众多,贾琏也不好下手,文中说到:“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更有贾蓉怂恿贾琏偷取尤二姐时,文中称:“却不知贾蓉亦非好意,素日因同他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可知贾蓉即便与尤二姐眉来眼去已久,但也最多敲敲边鼓,实际上尤二姐已被贾珍视为禁脔,不由他人分享。尤氏姐妹则如尤三姐所言,两人“淫奔不才,使人丧伦败行”。所以,尤二姐做女孩时就与贾珍有过床笫之事,可是尤二姐为何没有怀孕呢?非要细究,倒是有几层缘故:最有可能的,就是两人真正行事的次数不太频繁,所以降低了受孕率,毕竟尤氏姐妹来宁府的机会不多,而贾珍平时除了尤氏姐妹,还有更多的娱乐项目。当然,即便两人处一块了,尤二姐作为未出闺阁的女孩,自己也会避孕。其次,便是贾珍的个人问题,贾敬一心求仙问道后,便对贾珍不再过问,贾珍便是把宁府翻了过来也没人敢管。贾珍闹的最大的一件事便是爬灰秦可卿,以致事情败露秦可卿羞愧难当自缢而亡。细细想来,除了秦可卿,贾珍还与尤三姐尤二姐甚至那些小娈童都有首尾,也正因此贾珍才把身体糟蹋了。所以尤氏和佩鳯几个正经妻妾都没有怀孕,岂不是因为贾珍的缘故?尤二姐嫁了贾琏后不久就有孕的原因在荣国府,草字辈的孩子只有巧姐和贾兰两人,贾琏与王熙凤成婚多年却无子,好不易怀了个儿子却掉了。可是尤二姐刚跟我贾琏不久就有了孩子,对王熙凤是极大的打击。其实根据的古代宗法制,尤二姐即便生再多孩子,也只能认凤姐做母亲,叫尤二姐姨娘,加上娘家的根基,凤姐的正室地位反而还稳如泰山,可是凤姐偏偏是个妒妇,用计撺掇胡庸医,一剂堕胎药就将尤二姐腹中男胎堕了下来。腹中胎儿被堕后,尤二姐也心如死灰,紧跟着就吞金自杀,王熙凤的身上又多了一条人命。在尤二姐葬礼上,贾琏发誓:“我忽略了,终究对出来,我替你报仇。”我们有理由相信尤二姐之死是贾琏日后休弃凤姐的一大缘故。从王熙凤流掉男胎,尤二姐男胎被堕,都在暗示贾琏命中不能有子。子嗣又与家族运数息息相关,从宁荣两公到贾蓉一代,子嗣渐渐稀少,人丁越发凋零,都是贾府这座权势的大厦倾塌的前兆。而这倾塌,更多的原因是像王熙凤害死尤二姐腹中胎儿一般——都是自己做的。 ,尤二姐是贾珍夫人尤氏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436323166的妹妹,但是不是亲生的,是尤氏的继母带过来的,所以尤氏和尤二姐的关系也没多好。尤二姐长得很好看,模样生的精致,性格又温柔和顺,也因为尤二姐性格太温柔和顺了,所以才会处处受欺负。当初宁国府的老爷子去世了,尤氏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接了尤二姐和妹妹尤三姐过来帮忙。没想到这一接过来就再也没回去过。因为贾珍这个人,贪财好色,他看中了尤二姐的容貌,于是欺负了尤二姐,全然不在意自己是尤二姐的姐夫的身份。尤二姐算起来是被贾珍关在荣国府玩弄的。尤二姐性格不及尤三姐泼辣,所以被贾珍欺负,后来还被贾珍的儿子,也就是尤二姐的侄子——贾蓉,给欺负。在宁国府呆了很久,尤二姐的日子可想而知,并不好过。像贾珍、贾蓉这样的,贪财好色的,道德低劣的。这么多年,尤二姐一直没有身孕,是肯定的。要是有身孕了,贾珍和贾蓉可定会慌死,对于贾珍来说,孩子究竟是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的孙子呢?对于贾蓉来讲,孩子是自己的弟弟还是儿子呢?这也不好说。孩子是谁的也不是很重要,反正是贾家的后人,但是尤二姐还是个没有出阁的女子,突然怀孕,这像什么话?首先舆论指向的人除了尤二姐还有宁国府的两个男人。贾家的颜面何在?所以贾珍和贾蓉不敢要这个孩子。并且,尤二姐只是尤氏的继妹,尤氏又没有什么存在感,在贾珍,贾蓉眼里,尤氏可有可无,尤二姐只是一件玩物,他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而且是不会想给她仍和名分的。要是腻了,厌了,就扔了就是。还有就是尤二姐自己不敢怀孕,她胆子小,知道怀孕的话,依照贾珍、贾蓉的薄凉,自己下场应该也很惨。而且那个时候,她身上还有着和张华的婚约。自己的名声和性命。怎么可以不要?所以尤二姐即使怀孕了,也会想办法拿掉的。怎么看来,她都是一个可怜人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焦大醉骂石破天惊,让人惊讶于世代簪缨的诗礼大族贾家,为什么会有“扒灰、养小叔子”这样的丑闻。尽管后面贾蓉自己也借“脏唐臭汉”形容自己家。可从贾母到邢王二夫人,尤氏、李纨、王熙凤、薛宝钗这些贾家选的儿媳妇,各有各的优劣高下,却都在个人操守方面行得正做得正。何以到了秦可卿,突然就有“爬灰”丑闻呢?

(第七回)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焦大的爆料很难不被人注意。他在贾家一辈子七八十年,见证了贾家从始至终的全过程,要说最能知道贾家的,也非焦大莫属。他的爆料,往往让人觉得更可靠。
所以,焦大说“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很难令人不怀疑,贾家究竟谁那么大胆,做出这样的“丑事”。

曹雪芹显然没用读书人猜测,直接在前面说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虽然没提焦大就是骂贾珍“爬灰”,但听话听音,还是不难知道他说的就是贾珍。而贾珍能“爬灰”的对象,也只有贾蓉的媳妇秦可卿。
关于贾珍“爬灰”秦可卿,不久之后秦可卿莫名其妙死了,贾珍在葬礼上一系列“骚”操作似乎也坐实了奸情。那如丧考妣,不惜替死的丑恶嘴脸,令人作呕!
不过,这背后有几点还是让人不解。最不解的也是来自爆料人焦大。听焦大言之凿凿地说“我什么不知道”,似乎焦大亲眼目睹一样。
但是,以贾家高门大户的规矩,焦大根本不可能亲眼所见“爬灰”这种秘密。对此,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时,对贾家的格局和规矩有明确的介绍。

(第三回)又往西行,不多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方是荣国府了。却不进正门,只进了西边角门。那轿夫抬进去,走了一射之地,将转弯时,便歇下退出去了。后面的婆子们也都下了轿,赶上前来。另换了三四个衣帽周全十七八岁的小厮上来,复抬起轿子。众婆子步下围随至一垂花门前落下。众小厮退出,众婆子上来打起轿帘,扶黛玉下轿。
贾家从大门到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人住的内宅,总共分为三部分。成人都在三门外,小厮们能到内宅二门,而二门以内的内宅,根本就不允许贾家直系男人以外的任何男人进去。除非像刘姥姥外孙板儿不过五六岁才可以。就算贾宝玉的几个小厮也是少年都不能去,又何况焦大!

秦可卿是新媳妇,住处与公公婆婆有严格的分隔。平时儿媳妇不可以见公公,一听公公进来要马上回避躲起来,根本与贾珍就没什么交集。
秦可卿死后,贾蓉续娶的媳妇一听贾珍进来,马上回避。
贾珍陪贾母元宵节猜灯谜。李纨、王熙凤等人全部躲起来回避。
所以,那个《癸酉本》为什么被质疑是现代人所作,只因贾政能与邢夫人对坐聊天,王熙凤能追打赵姨娘在姑娘们住的大观园见到贾政溜达,还上前与贾政说话,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毫无根据和规矩礼仪。说是不懂一点古代规矩的人伪造,也不无道理!

在这种规矩森严的情况下,要说贾珍与秦可卿二人“爬灰”通奸,别说不可能,就算可能试问焦大只能在三门上伺候的老头子,他是如何看见的?又可以一口咬定“我什么不知道”?
所以,焦大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贾珍与秦可卿有什么关系,他都不可能知道!所谓言之凿凿,就是醉后胡说而已!至于是否其他人传说被他听到,那更未必是真的,他又如何确定?
贾蓉还说贾琏与小姨娘如何如何,事实上贾琏虽然不堪,却也并不敢做这样的事。可见人嘴两张皮,就像多姑娘说得好“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的。”
其实,从焦大醉骂“爬灰”“养小叔子”的语境看,分明是为了恶心贾蓉和王熙凤的胡说。
贾蓉让人捆了他。王熙凤让赶紧打发了他。都让焦大憎恨。他骂贾蓉媳妇被“爬灰”,骂王熙凤和贾宝玉坐在一起是“养小叔子”,无疑是针对性的泄愤之语。

所以脂砚斋对此非常痛恨。[甲戌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以二句批是段,聊慰石兄。]和贾宝玉有什么关系?事实上当然有。王熙凤受了他的连累,而他梦中与秦可卿成亲入洞房,也算“爬灰”。焦大醉骂算是曹雪芹故意“揭秘”!
但当时贾宝玉根本就不懂。脂砚斋的话也不一定全对。但所谓“聊慰石兄”,是脂砚斋认为贾宝玉被焦大醉骂无辜波及,还不明白咋回事的意思。
[蒙侧批;放笔痛骂一回,富贵之家,每罹此祸。]这句没毛病!不是指贾家真有丑事,而是骂焦大这种没规矩,造谣主子是非的事非常常见。往往败坏主人名声的丑事,都是奴才们造谣诟谇、以讹传讹!
不管如何,“爬灰”“养小叔子”这种事,焦大根本就没有证据,也不可能知道。背后另有隐情不论,焦大绝对是胡说八道。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点击关注,点赞收藏,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动手转发一下,没准您的朋友也爱看,感谢赞赏。

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扫一扫

扒灰 扒灰,又称爬灰,是一个形容乱伦的词语,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239303866而且是专指公公和儿媳之间发生性关系的乱伦。关于扒灰一词的来历有许多种故事传说,我个人觉得比较好玩的一个是关于王安石的。故事说,有一次王安石走过儿媳的房间,看见儿媳睡在透明纱帐的床上,眼球不由得为之而发光。王安石毕竟是诗人,于是在充满灰尘的墙上写了一句:“缎罗帐里一琵琶,我欲弹来理的差。”写完后躲在一旁观察儿媳的动静。儿媳看到公公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于是出来看公公在墙上写了什么,一看到公公留下这样的词句,当即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于是在公公的诗句后续上了一句:“愿借公公弹一曲,尤留风水在吾家。”王安石看见儿媳的话后,正在暗自高兴,没想到这时儿子出现了,于是赶紧用袖子去擦拭墙上的字迹。儿子奇怪,问老父在做什么,王安石说,在扒灰。又专家考证说,扒灰一词不是出于王安石,而是出自大学士苏东坡先生,但是故事情节大同小异。 《吴下谚联》释其由来云:「翁私其媳,俗称扒灰。鲜知其义。按昔有神庙,香火特盛,锡箔镪焚炉中,灰积日多,淘出其锡,市得厚利。庙邻知之,扒取其灰,盗淘其锡以为常。扒灰,偷锡也。锡、媳同音,以为隐语。」 爬灰”这个在民间广为使用的这个词语。最早出现在《红楼梦》一书中。《红楼梦》第七回,贾府的焦大乘醉大骂贾家那些纨绔子弟:“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鸡戏狗,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曹雪芹巧用俗语把焦大刻画的栩栩如生。在《红楼梦》中,这样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接着,贾宝玉还问王熙凤。爬灰是什么意思,被王熙凤骂了一通。 清代上海人王有光的《北荘素史集》里这样解释。在其“扒灰”条目下说:“翁私其媳,俗称扒灰,鲜知其义。按昔有神庙,香火特盛。锡箔焚炉中,灰积日多,淘出其锡,市得厚利。庙邻知之,扒取其灰,盗淘其锡以为常。扒灰,偷锡也。锡,媳同音,以为隐语。”王有光还说:“王荆公子王雱,早逝,其妻另筑小楼以居,荆公时往窥焉。媳错会公意,题诗于壁,有<风流不落别人家>句。公见之,以指爪爬去壁粉。外间爬灰之语,盖仿于是。” 后来,清人李元复所著《常谈丛录》中补充解释说,爬灰是污媳的隐语。在地上爬行会弄脏膝下,膝媳同音,污膝就成了污媳。 第一句指的是贾珍和儿媳秦可卿之间的奸情。第二句就简单了,还是跟秦可卿有关,红楼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真正发生肉体关系的是袭人,但是引导贾宝玉初通人事的却是秦可卿,贾宝玉做的那个春梦,对象也是秦可卿。贾宝玉名分上是秦可卿的小叔,他两之间也有说不清的男女关系。这句话说的贾宝玉和秦可卿,宁国府非常的乱,主子们没有什么正经事,干一些令人发指的事。丫鬟和主子发生不正当的关系,长辈和小辈之间也有不正当的关系。秦可卿和贾珍最能说明问题,爬灰是指公公和儿媳那段不苟之情,也就是说是秦玉卿和她公公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爬灰这种秘密,焦大怎么知道?林黛玉进贾府,曹雪芹提到一个细节》由网友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view/jssckop/aooo/pp/yokayhjhWSNkyddpkxyv.html report 22085 焦大醉骂石破天惊,让人惊讶于世代簪缨的诗礼大族贾家,为什么会有“扒灰、养小叔子”这样的丑闻。尽管后面贾蓉自己也借“脏唐臭汉”形容自己家。可从贾母到邢王二夫人,尤氏、李纨、王熙凤、薛宝钗这些贾家选的儿媳妇,各有各的优劣高下,却都在个人操守方面行得正做得正。何以到了秦可卿,突然就有“爬灰”丑闻呢?(第七回)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焦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