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没死过,你不懂”

来源:用户 收藏 编辑:张华

是值得谴责,不过2113就好比天5261朝经常的强烈4102谴责并无实质意义一样,你以后1653自己多回留个心,长途奔袭前答先多问问。一般距离太远可以先申请来个网络视频面试,再确定是否进一步,这样稳妥 来自职Q用户:大白互动💞🏆🏅这就是丰满理想和骨感现实的区别,也是很多公司管理上的通病,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硬性要求,但一般是你没问到,具体执行的人就不会说到。说白了,还是管理流程不够完善,人性化也可以更加加强👍 来自职Q用户:赵先生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没死过,你不懂”

在入殓师的“职业文化”中,握手、递名片、说“你好”等都是他们的社交禁忌。

待翻译内容:你不懂英语骂死你 翻译后内容:You don't understand English scold dead you 网络翻译,仅供参考!

这些“不成文规定”折射出的,其实是人们对于从事殡葬行业人员的忌讳与误解。

士为知己者死!……就是能够为朋友两肋插刀。愿意舍命为知己。无怨无悔。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就是说由于你知识浅薄,不懂得他这句话的涵义,他不会责怪你。 说穿了。他这是表示他愿意为你而死。但你没有能够理解。

长久以来,入殓师都被“不吉利”、“晦气”、“恐怖”等词汇形容着。这源于众人对该行业的陌生,同时也因对于死亡的天然恐惧。

在别人眼中,入殓师是谈起“死”字都可以轻描淡写的冷酷人物。

但站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他们反而更容易看到生命的形态。“没死过,你不懂”

差不多10年前,武汉的地下摇滚圈里流行着一支名为“消逝的河流”的重金属乐队。

乐队的组建者叫杜威,70后,擅长创作及演绎死亡重金属类音乐,凶猛、疯狂、毁灭是其歌中最常见的元素。

每当夜幕降临,杜威都会背起吉他和成员走入酒吧,血脉贲张的音乐响起,他觉得自己是一头在人群中极速狂奔的巨大野兽,那是一种“灵魂出窍”的快感。

喝酒、蹦迪、唱摇滚,在城市很难被注意到的角落里,杜威尽情狂欢,这样的叛逆他只有在黑夜才会展示。而在天亮时,他将走出狂躁的酒吧,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然后走进一间极为清冷的屋子——殡仪馆,杜威在那里工作。

一半摇滚人,一半入殓师。

杜威的经历听起来极为分裂,可在他本人看来,这样的生活组成并不矛盾,“摇滚”和“殡仪”其实都是人生。“没死过,你不懂”

入殓师 杜威“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打小就不爱学习,热衷于在学校打架斗殴,同学和老师都将其视为“危险分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摇滚乐正流行,恰好碰上了叛逆少年杜威。两者一拍即合,很多故事便有了开端。

一天,杜威收到了哥哥送来的唐朝乐队的专辑。音乐响起时,杜威瞬间浑身颤栗、呆若木鸡。盯着磁带封面上几位穿着黑衣的长发男人,杜威终于找到了与世界对抗的力量。

愤怒、反抗。

摇滚乐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杜威人生的重要元素,而这些元素在日后,也成为了他踏进殡葬行业的契机。“没死过,你不懂”

“摇滚青年”杜威(中间)

上职业高中时,杜威学习烹饪。本想日后做餐饮当大厨,结果打工第一天就因“脾气不好”把厨师长给揍了,他毕业就失业了。

为此,杜威和父亲爆发了一次极大规模的争吵。前者不满长辈的指手画脚,后者指责儿子好吃懒做。矛盾中,杜威愤怒离家。在朋友的酒吧里,他组起了乐队,继续从前的摇滚梦。

那时,杜威有一位名为彭坦的队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共同在日夜颠倒的生活里思考生命和死亡。

几年后,彭坦组成了达达乐队,而热爱“死亡重金属”的杜威,则走上了另一条表达与描绘“死亡”的道路。“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与乐队成员在陵园拍摄的合影

杜威不怕“死”,自小便如此。

儿时他喜欢体验“恐怖”,如若在路边见到小动物的尸体,他还会凑上前研究,想着可不可以用电击复活死去的生命。

杜威曾一度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当得知父亲因糖尿病住院时,他的这份笃定被瞬间击碎,也是在那时,他开始认真思考“安稳”对于生活的意义。

1997年,在母亲的反复建议下,杜威参与并通过了当地公职就业资格考试。当“福利院文职”和“殡仪馆火化工”两个职位摆在面前时,杜威因不想和母亲做同事,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那一年,杜威20岁,热爱反抗,却主动进入了世间唯一不存在“反抗”的地方。

没有人能拒绝死亡。“没死过,你不懂”

小时候的杜威和母亲

在成为专业入殓师的这条路上,杜威表现得极为主动。

最初入行时,他会主动学习防腐整容技术,也会积极钻研遗体复原技巧。如今,即使是已经成为业内极有声望的前辈,他仍保持着提早上班的习惯。

早上六点,在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前,杜威会先通过“遗体专用通道”走向冷藏间,核对前一晚送来的遗体信息。

因为时间尚早,殡仪馆内人不多。初升的太阳也极为懂事,只小心停留在通道门口,便不再向前。

从远处看,杜威正一步步走向冰冷的停尸间,而身后光影划分出的就是生死两界。

杜威时常想,这其实也是“死亡”的表现之一:

太阳总会升起的,无论如何都会升起的,可有人永远停在了昨天。“没死过,你不懂”

作为一名专业入殓师,杜威的工作通常包括帮助逝者清洁、按摩、化妆、穿衣,有时也要对遗体进行修复。这之后,逝者将被送入已经装饰好的木棺中,而后推入礼堂与家人、亲友一一告别。

入行多年,杜威对于这套流程极为熟悉,所以很难每次都在其中找到悲伤的情绪。

他不惧怕死亡,因为真正让他感到极为无力的,其实是“死亡”背后的故事。“没死过,你不懂”

正在为逝者化妆的杜威

在杜威面对的诸多逝者中,那些选择自杀的年轻人,让他难以释怀。

多年来,每当面对它们时,杜威都会忍不住在心里想象逝者生前的生活,然后再从外界传递出的只言片语,拼凑逝者决定作别人间的理由。

感情、事业、家庭、疾病,还有一些到最后也找不到的理由……很多东西都会成为压死这些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起先杜威不理解,后来听到的无奈太多了,他也渐渐放下了心中的执拗: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修行,每个人都在经历不同的战斗,有人守得云开见月明,有人却注定无法修成正果,一人一个活法。

根据这些故事,杜威写出《坠入湮灭之门》,在那里他说:

“万念皆可灰,深不可测。”“没死过,你不懂”

为“死亡”呐喊的摇滚杜威“没死过,你不懂”

对于杜威来讲,摇滚是一个无法割舍的信念。

2013年之前,杜威曾先后组成3支乐队,但最终都随着逐渐落寞的中国摇滚乐,慢慢成为了“消逝的河流”。

在还能留着长发、穿着破洞牛仔裤、背着吉他呐喊时,杜威时常会把一些工作中的感悟写进歌中。

那些歌词和曲调绝大多数阐述“死亡”和“人性”,极为露骨和大胆,却也实在震撼心灵。“没死过,你不懂”

唱摇滚的杜威(右一)

杜威始终记得一场工地高坠事故。

当时,一部满载粉刷工人的升降机在上升过程中突然失控。电梯在飞速上升到顶层34楼后,钢绳忽然断裂,箱体直接坠向了地面,在场19人无一生还。

事故发生后,遇难者遗体被火速送往了杜威所在的殡仪馆内。那一天,杜威与同事们运用专业手法将已经遭到严重破坏的遗体逐一清理、修复、穿衣。

在缝合伤口时,杜威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carcass(英国金属乐队)的某首悲伤的乐章。

在这些遇难者中,有4对离家打工的夫妻。杜威很难不去想象他们背后的故事,也无法忽略生者的眼泪。

站在死亡的阴影里,即使外界万籁俱寂,他也能听见一些来自心底的呐喊和哭泣。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但在意外到来前,人们永远相信“明天优先”。“没死过,你不懂”

事故电梯已经散架

电梯事故之后,杜威开始留意很多东西。关于逝者,也关于生者,于是“怜悯”开始如影随形。

一次,一位男性死者被送进殡仪馆。在核实逝者身份时,杜威得知对方是外来务工人员。按照规定,在家属赶到武汉办理相关手续前,杜威除了等待什么都不能做。

那天,逝者的妻子带着小女儿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来。不同于此前的任何一次会面,那天等待这个三口之家的不是团圆的喜悦,而是死别的悲痛。

逝者因意外去世,所以“遗体状态并不算好,支离破碎的”。杜威向逝者的妻子建议,可以待遗体修复完成后,再让小女儿与父亲“见面”。

当时,单纯的修复费用在3000到10000元,可家属却因意外涉及纠纷未得到任何赔偿。大几千的殓葬费成了母女迈不过去的坎,左思右想后,母亲决定放弃杜威的提议。

对于很多人来讲,体面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是一种奢侈。

杜威对这样的局面并不陌生。他原本可以尊重家属意愿一走了之,可在看到逝者的女儿时,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如果见父亲最后一面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一定会给这个孩子带来一生的阴影。这些东西会永远阴魂不散地陪伴她的一生。”

逝者已矣,可生者的人生或许才刚刚开始。杜威想,总不能让孩子的余生都抱着悲伤和恐惧入眠。“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在采访中谈起那对母女

那一天,在得到家属的同意后,杜威以教学的名义免费修复了那位逝者的遗体。

遗体火化后,那对母女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杜威不清楚她们日后的结局,甚至无法知晓女孩在见到父亲遗体时内心真实的感受。

他并不好奇,也不遗憾。类似这样没有回报和回应的会面,他经历了很多次,已习以为常。

逝者无声,生者无言。

身为入殓师,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工作有关尊严和安慰,也明白这份特殊职业带来的,注定是沉默多于感谢。

毕竟很少有人会想到,在“死亡”这件事上,比起逝者,生者其实更需要体面和慰藉。“没死过,你不懂”“没死过,你不懂”

在儿子出生之后,杜威“摇滚音乐人”的身份也逐渐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模糊。

随着儿子渐渐长大,杜威终究还是离开了乐队,也很少再唱暴戾的摇滚。

2013年,决定专心搞事业的杜威考取了“国际运尸防腐整容资格证”,成为了武汉第三位获得该资质的入殓师。

他渐渐成为了殡仪馆内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同时也见到了更多的“死亡”。“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曾写过一首名为《瞬间》的歌曲,以此来祭奠那些在飞机失事中丧生的人们。

那时他倍感生命的脆弱和无常,也清晰地感知到,由生迈向死,有时仅需要一瞬间。

“有人问我最怕什么,我说最怕虚无。”

说出这话时,杜威刚刚从“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现场返回家中,后来这次任务成了他生命中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没死过,你不懂”

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现场

2015年,东方之星轮船在南京驶往重庆的途中突遇罕见强对流天气,于长江中游湖北监利水域沉没,事件最终导致客船上442人罹难。

接到紧急调派任务通知时,杜威刚刚在医院结束了糖尿病的治疗,预备和儿子共度“六一”。得到消息后,他火速赶往了沉船现场,他清楚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

杜威到达事发地时,已是深夜,接下来他要在遇难者家属赶到前,尽力将逝者恢复到“正常的样子”。“没死过,你不懂”

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救援现场图源:新华社

工作比想象中的困难很多。

客船沉没后,尽管救援人员已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搜救和打捞工作,但过程所需的时间仍不算短。到了第二天,随着气温不断升高,很多遗体已经出现了腐败的情况,有些已呈现“巨人观”。

为了隔绝遗体腐败后散发出的有毒气体,杜威和同事们不得不穿上最高防护级别的隔离服和防毒面具。

可尽管如此,在连续工作超过30个小时之后,现场的入殓师们还是出现了呕吐、头疼等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右一)与同事在客船沉没现场

整整6天的时间,杜威与其他14位同事陪着442位遇难者走完了在人间的最后一程。

劳累之外,入殓师们感触最深的却是一种无法言表,程度远超想象的无奈和悲伤。

在那次任务中,杜威曾亲眼看到一位入殓师为悲剧中最小的遇难者——一名3岁的女孩整理遗容。因为害怕弄疼孩子,那位90后小伙子的动作很轻,梳理头发时,他“连手都是颤抖的,生怕弄掉小女孩的一根头发”。

终于,在3名入殓师的共同协助下,孩子最后一次扎起了辫子。“没死过,你不懂”

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救援现场

那次任务之后,杜威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安稳入睡:

“(在沉船事故现场)我看到有的老人手上还有扑克牌。我就想当时这个老人可能还在很快乐地打牌;有的老人还拿着老花镜,有的……反正各种姿态吧。”

即使过了很久,杜威对于那一天的所见所闻仍耿耿于怀:

“看到受难者一批一批地送到面前,在那种情况下,无论做什么,怎样的努力、尽力,我都没有办法改变什么,那种感觉才是真的「绝望」。”“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右)在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现场参与沉船事件遗体修复工作时,杜威38岁,进入丧葬行业18年。在此前的6500多天里,他近乎日日与死亡打交道。

在很多时候,杜威都以为自己已是“刀枪不入”,可在大灾大难面前,他仍无法停止悲伤。很多东西和情绪都在时刻提醒着他:

每一则短暂故事的背后,都是一段很长、很沉重的人生。

在街上与你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做梦都想见到的人。“没死过,你不懂”

成为入殓师之后,杜威时常被朋友以“心狠手辣”形容。对此,他一笑了之,不仅不否定,仔细想来还觉得“有点道理”。

毕竟在所有人都忌讳提起的领域内工作,确实是一个极为凶险的选择。

在人生四门课“生、老、病、死”中,唯有“死亡”无法回避,且不允许“从头再来”,如此众人才会恐惧和抗拒。“没死过,你不懂”

工作中的杜威(右一)

在武昌殡仪馆内有一个专门存放3个月还未被火化的尸体的房间。这些逝者有些是因为客死他乡无人认领,有些是因为涉及的纠纷还未解决,家属坚决不同意火化。

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被亲朋认领入土为安。为了方便管理,殡仪馆会将这些遗体的相关信息写到白板上并逐一编号。

平日里,很少有人会涉足这里,只有杜威会“时不时就过来打个招呼,看看这些老熟人”。有时看着一连串文字和数字之后的“无名”二字,他也会百感交集。

来时“无名”,死后“无名”,生命还真的是个轮回。“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检查逝者遗体存放情况

从事殡仪工作多年,杜威见过人间百态。他看到有的人上一秒还披麻戴孝为逝者嚎哭,下一秒走出遗体告别间就拿起电话争论遗产问题。

站立在阴阳两界,杜威看人间,也看人性。

在4年前,武汉当地火车站附近发生了一起恶性伤人事件:

受害人是一间面馆的老板,案发地则是他经营了多年的小店。出事当天,一位顾客因结账时发现每碗面条涨价5角钱,而与老板发生激烈口角。混乱中,顾客挥刀砍向老板,一条生命就此陨落。

在调查中老板的“老顾客”称:面馆开了很多年,价格一直没有变化,直到案发前一天才涨了价。“没死过,你不懂”

当时发生凶案的面馆

老板的遗体被送到殡仪馆时,已是身首异处,杜威和同事们要做的,便是将其“复原”。

当时,杜威和同事们花了整整5个小时才完成了对逝者的遗体修复工作。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后,几位入殓师都没有说话。

一碗面,5角钱,一条人命,两个家庭。

如果面条的价格晚一天变动会怎样?

如果二人没有发生争吵会如何?

如果当事双方都忍住了那句让对方忍无可忍的话,那一切会不会还有转机?

可是,人生哪里有“如果”呢?“没死过,你不懂”

受害者生前租住的房屋,屋内满是生活的气息

惨案发生时,受害人42岁,家中母亲失聪,父亲患有心脏病,12岁的儿子刚上初中。

那天,老板的妹妹陪同父亲从家乡赶到武汉。路上,妹妹谎称哥哥是因病去世的,老人虽并不相信,但在看见儿子还算安详的遗容后,他只是沉默了许久,然后转身离开,步履蹒跚。

父子一场,这将是老人家与儿子的最后一次见面。没有叮嘱,没有对话,甚至没有告别。

在后续的报道中,受害人的妹妹说:

他们的家乡在农村,哥哥经营的面馆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在此之前,他做过苦力,离过婚,还因做买卖欠下几十万的外债。

哥哥是个勤快人,为了能多挣钱,他通常清晨4点便起床,晚上10点才收摊。事发前,哥哥好像有心事,但至于是什么心事,她不得而知,往后也永远不会知道了。“没死过,你不懂”

受害者老家的房子,他的母亲站在门口,那时还不知道儿子死亡的消息图片由当地村民提供“没死过,你不懂”

截至今年,杜威已成为入殓师24年。

在这几十年中,他看到有人离开这个行业,也看到很多人进入这个行业。

如今,随着一些院校开始设立相关专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成为入殓师。在他们中,有的是出于好奇,有的是因为兴趣,还有的则是因为家人的后事办得并不理想,想借此弥补遗憾。

相比于老一辈从民间丧葬行业走出的入殓师,年轻的后辈身上多了一份科班出身的专业。

这些年轻人会试着揣摩逝者无法说出口的心愿,也会尝试以更柔软的心去体谅生者的悲痛。他们更加感性,也更喜欢去思考一些有关人生的话题。“没死过,你不懂”

杜威与年轻人交流经验

在和这些年轻人的相处中,杜威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死亡”其实都是为“生者”准备的。

人死了就像水溶进水里。所有的悲伤、痛苦、心酸、无奈都是生者给予“死亡”的定义。

为逝者还原未死之状,这是杜威及其他入殓师们的工作。

他们不是在装饰“死亡”,而是在抚慰“生命”。而那些所谓给予逝者的,宏大而壮观的体面,也不过是为了告诉活着的人:

“如果有一天我永远离去,请记得我最美的样子,然后放下悲伤,带着思念,勇敢继续往后的人生。”“没死过,你不懂”

在杜威经手的多个入殓工作中,一位女儿的“特殊要求”让他记忆深刻。

当时,年逾八十的母亲因病去世,女儿在入殓前向杜威提出请求,希望可以把母亲的面容恢复到30岁左右的样子。

杜威不解,追问原因。女人解释到:

自己的童年并不美好,父亲家暴,母亲忍受多年后,终于提出离婚,带着年幼的女儿外出生活。当时的日子很苦,母亲很累,就连老去的速度都比别人更快一点。

记忆中,母亲最漂亮的时候就在30岁。如果可以,她想再看看母亲最美的样子。

那一天,杜威用尽所学完成了女人的愿望。正式入殓前,女儿见到了“30岁的母亲”,她和母亲说了很久的话,而后静静永别。

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扫一扫

留学生:死了8个。教授:你不懂数学。留学生:是你不懂中国消防员。因为中国消防员拼死也要把所有人救出来,这就是中国消防员的魅力!向中国消防员致敬!!!,留学生:“八个人”数学家:“你不懂数学”留学生:“你不懂中国军人”追问为什么为什么,308人,没死人,308更多追问追答追问为什么呢为什么呢追答500-200+8=308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没死过,你不懂”》由网友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view/jssckop/apoa/aa/jakjphoxWSNkxjhhokyv.html report 19085 在入殓师的“职业文化”中,握手、递名片、说“你好”等都是他们的社交禁忌。这些“不成文规定”折射出的,其实是人们对于从事殡葬行业人员的忌讳与误解。长久以来,入殓师都被“不吉利”、“晦气”、“恐怖”等词汇形容着。这源于众人对该行业的陌生,同时也因对于死亡的天然恐惧。在别人眼中,入殓师是谈起“死”字都可以轻描淡写的冷酷人物。但站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他们反而更容易看到生命的形态。差不多10年前,武汉的地下摇滚圈里流行着一支名为“消逝的河流”的重金属乐队。乐队的组建者叫杜威,70后,擅长创作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