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112 杜甫七律《小至》读记

来源:用户 收藏 编辑:杨丽

唐代诗6261696475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433663065人杜甫的《至后》。原文:冬至至后日初长,远在剑南思洛阳。青袍白马有何意,金谷铜驼非故乡。梅花欲开不自觉,棣萼一别永相望。愁极本凭诗遣兴,诗成吟咏转凄凉。译文:冬至之后,白天渐长而黑夜渐短。我在远远的成都思念洛阳。在严武的幕府中志不自展,成都虽也有如金谷、铜驼一类的胜地,但毕竟不是故乡金谷铜驼。梅花正含苞欲放,我不自觉地想起我洛阳的兄弟朋友。愁闷极了,本想写诗来排愁,没想到越写越凄凉了。扩展资料赏析“冬至至后日初长,远在剑南思洛阳”。第一句准确地写出了冬至的特点:一年中日最短,影最长的日子,冬至之后,日渐长而影渐短。诗人杜甫写此诗时,正在成都(剑南),在朋友严武那里做幕僚,而且与严武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心情十分低落,所以就思念起了洛阳。杜甫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洛阳度过的,而且他与李白当年也正是在洛阳相识的。“青袍白马有何意,金谷铜驼非故乡”。青袍白马,指的是自己当前的处境,指闲官卑位,这里作借代用,也可指处于闲官卑官中的自己。随即他又说,故乡洛阳已经物是人非。当时安史之乱,洛阳已经沦陷。这里的金谷,指的是金谷园,西晋石崇的花园,在洛阳西北,这是古代诗歌中经常出现的一处名园。铜驼,指的是铜驼街,铜驼路是西晋都城洛阳皇宫前一条繁华的街道,以宫前立有铜驼而得名。故人们常以金谷、铜驼代表洛阳的名胜古迹,或者指代洛阳。但洛阳城里的“金谷铜驼”并非故乡的典型特征。诗中的“金谷”与“铜驼”,已十分清楚地告知我们,杜甫在剑南所思念的洛阳,是可肯定为其故乡的。而诗中的“非故乡”,并不是指洛阳不是杜甫的故乡,而是说:但洛阳的金谷园、铜驼等胜地的风景,因遭受了安史之乱而使其非昔日可比了。正如《杜诗详注》云:“金谷铜驼,洛阳遭乱矣。”“梅花欲开不自觉,棣萼一别永相望。愁极本凭诗遣兴,诗成吟咏转凄凉”。《诗经·小雅·常棣》“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诗以开花繁盛紧密的棠棣起兴,讲对兄弟的思念。所以棣萼指的就是兄弟,所以表面上作者是在讲两种花,指堂棣之华早就开谢了。自己还在想着它,而梅花正含苞欲放。而实际上,作者前一句是起兴,讲的是眼前的景:梅花欲开。后一句讲的是由此景而联想的情绪:对远在洛阳的兄弟朋友的思念。洛阳遭受战乱,那里有知我怜我的兄弟,所以我特别地想念它。(棠棣,有人以为就是郁李,以上为郁李花。)诗人说,愁闷极了,本想写首诗来排遣这愁闷,没料到诗写成后自己吟咏起来,反而更觉得凄凉与寂寞了,《七律.冬至》天冷肤凉陋室寒,点开淘宝觅仙丹。盈盈鼠垫堪温手,厚厚毛绒胜药丸。偶把清贫当旧爱,常将砺苦作新欢。冬来秋去寻常事,保暖新材我最全。本回答被提问者和网友采纳,冬至2113 (唐)杜甫 年年至日5261长为客,忽忽穷愁泥4102杀人!1653江上形容吾独老,回天边风俗自相亲。杖藜答雪后临丹壑,鸣玉朝来散紫宸。心折此时无一寸,路迷何处望三秦?冬至夜(白居易)老去襟怀常濩落,病来须鬓转苍浪。心灰不及炉中火,鬓雪多于砌下霜。三峡南宾城最远,一年冬至夜偏长。今宵始觉房栊冷,坐索寒衣托孟光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杜甫七律《小至》读记

应是“年年至日长为客,忽忽穷愁泥杀人!江上形容吾独老,天边风俗自相亲” 冬至 (唐)杜甫 年年至日长为客,忽忽穷愁泥杀人! 江上形容吾

(小河西)

小至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山居秋暝》【唐】王维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子夜秋歌》【唐】李白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秋登宣城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浮灰。

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此诗作于唐代宗大历元年(766)冬至的前一天。(此年11月前为永泰二年)。时杜甫55岁,客居夔州西阁。

首联: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天时:指自然变化的时序。《远游》(先秦-屈原):“恐天时之代序兮,耀灵晔而西征。微霜降而下沦兮,悼芳草之先零。”(耀灵:太阳。晔:光耀。)《咏怀》(魏晋-阮籍):“天时有否泰,人事多盈冲。”

人事:就当时的杜甫而言,人事或有三种含义:一是个人的事,比如孩子老婆需要生存,兄弟多年渴望见面,知心朋友一个个离去(如郑虔、严武、李白、高适等);二是夔州官场的事,官场的人事变化会影响杜甫在夔州的生活;三是西南地区不停歇的战乱,也对他去留夔州会有影响。《幽州新岁作》(唐-张说):“共知人事何常定,且喜年华去复来。”《桃源行》(唐-王维):“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

相催:《饮酒》(魏晋-陶潜):“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九日》(唐-杜甫):“弟妹萧条各何往,干戈衰谢两相催。”《秋扇词》(唐-刘禹锡):“莫道恩情无重来,人间荣谢递相催。”

大意:感觉白天在变短,岁暮将至,人事又烦杂。到了冬至,阳气上升,新的一年的春天又开始了。(好像杜甫在夔州还满忙活的。是在说“春又来”。在夔州已度过一个春天了。)

颔联: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浮灰。

五纹:指五色彩线。弱线:细线。添线:《唐杂录》:“冬至后日渐长,宫中女工(刺绣)比常日增一线之功。”《岁时广记-添红线》:“冬至后,日添一线”。《至日遣兴…》(唐-杜甫):“何人错忆穷愁日,愁日愁随一线长。”

葭(jiā):初生的芦苇。指代芦苇内膜烧成的灰。六琯(guǎn):亦作六管,指用玉制成的律管,共十二支,分六律、六吕。

动浮灰:古时为预测时令变化,将芦苇茎中的薄膜制成灰,放在律管内,每到节气到来,律管内的灰就相应飞出。《后汉书-律历志》:“候气之法,……,以葭莩灰抑其内端,案历而候之,气至者灰动。其为气所动者其灰散,人及风所动者其灰聚。”《冬至夜作》(唐-韩偓):“中宵忽见动葭灰料得南枝有早梅。”

大意:过了冬至,宫中女工刺绣要开始延长时间。芦琯中的浮灰要开始飞出。(写冬至的典型风俗习惯。)

颈联: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岸容:岸的容貌。(这个词杜甫首创,宋诗常用。)《钱清待潮》(宋-陈渊):“岸容霜竹青照眼,春信雪梅香扑衣。”

待腊:等待腊月。(这个词杜甫首创,宋诗常用。)《腊后》(宋-杨万里):“待腊惊还过,留年惜欲除。”

舒柳:使柳伸展。《赋得长笛吐清气诗》(南北朝-贺彻):“柳折城边树,梅舒岭外林。”《秋胡行》(南北朝-谢惠连):“春日迟迟,桑何萋萋。红桃含夭,绿柳舒荑(tí)。”《游长宁公主流杯池》(唐-上官婉儿):“斗雪梅先吐,惊风柳未舒。”

山意:山情。《游栖霞寺》(唐-李建勋):“晓色未开山意远,春容犹淡月华昏。”《和项斯游头陀寺上方》(唐-欧阳衮):“峰回山意旷,林杳竹光迟。”《山居》(金-元好问):“山意向秋多。”

冲寒:冒着寒冷。《岁尽》(唐-司空图):“冲寒出洞口,犹校夕阳多。”《游春》(唐-姚合):“未晓冲寒起,迎春忍病行。”《题道中观梅》(宋-王大受):“一枝冷艳冲寒出,万里春风破冻回。”

大意:水边的岸柳在等待腊月过后,即将舒展枝叶;山野间的梅花也正突破寒气,很快就要含苞吐放。(写冬去春来的景物特征。自然界的景物随着天气转暖而变化。)

尾联: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云物:景物。《秋日愁居答孔主簿诗》(南北朝-王僧孺):“首秋云物善,昼暑旦犹清。”(首秋指七月)。《长安晚秋》(唐-赵嘏):“云物凄凉拂曙流,汉家宫阙动高秋。”《早下江宁》(唐-钱起):“云物高秋节,山川孤客情。”

覆杯:倒置酒杯;形容尽饮;表示戒酒。《三日》(南朝宋-鲍照):“解衿(jīn)欣景预,临流竞覆杯。”《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唐-杜甫):“共指西日不相贷,喧呼且覆杯中渌。”《金坡遗事-御笔戒酒》(宋-钱惟演):“苏易简嗜酒。御笔戒之云:'卿若覆杯,朕有何虑!’易简承诏断酒,已不复饮。”

大意:夔州与长安比,景色没什么不好。但这里风景再好,也难解我思乡之愁,叫孩子还是把这杯酒拿来干了吧。(此处暗用了典“新亭举目”:《晋书-王导列传》:“过江人士,每至暇日,相要出新亭饮宴。周顗(yǐ)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举目有江河之异。’皆相视流涕。”)

本诗首联说冬至又到了,“春又来”了。杜甫离开成都是永泰元年的春夏之际,先到忠州再到云安,永泰二年春末到达夔州,现在是离开成都之后的第二个春快要到了。杜甫在夔州的生活境遇总的说还不错。心情也不错。感觉时间挺快的。颔联写冬至风俗。这个风俗与长安一样。颈联写冬至后冬去春来的景色。这景色与长安也没什么不同。从前三联看起来,也没有必要急着回故乡。但尾联来了个大转折。杜甫说风俗、景色虽然没有什么不好,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乡啊!于是又要和孩子举杯消愁。

两年前的冬至,杜甫在成都写过一首《至后》。那时杜甫还在严武幕府做幕僚。当时的杜甫其实心情并不好。做幕僚本就不是杜甫的本心,也或许还遇到不少不开心的事。诗中说“愁极本凭诗遣兴,诗成吟咏转凄凉。”现在杜甫虽然还在回归故乡的途中,故乡依然遥远,但夔州的朋友还真够意思,居然能让杜甫心情稍好,滞留长达两年时间,留下了四百多首优秀诗篇。当然杜甫回归故乡之心火是任谁也无法熄灭的。

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扫一扫

冬至  2113 (唐)杜5261甫年年至日长为客,4102忽忽穷愁泥杀人!1653江上形容内吾独老,天边风俗自相容亲。杖藜雪后临丹壑,鸣玉朝来散紫宸。心折此时无一寸,路迷何处望三秦?言律诗 冬至(唐·杜甫)这首诗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这首诗描写了诗人多年来作客他乡,生活穷困,人也渐渐老了,每到冬至非常思念家乡亲人。可是,只能在雪后拄着杖藜面对山沟,想起带着鸣响的佩玉上朝散后离开皇宫的往事来。每到此时,心里感伤无限,十分迷茫。从而表达了诗人对仕途挫折和流离他乡的伤感与迷茫之情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112 杜甫七律《小至》读记》由网友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view/jssckpk/ppov/px/xyphdayWSNhjxpyvoah.html report 15716 杜甫七律《小至》读记(小河西)小至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浮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此诗作于唐代宗大历元年(766)冬至的前一天。(此年11月前为永泰二年)。时杜甫55岁,客居夔州西阁。首联: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天时:指自然变化的时序。《远游》(先秦-屈原):“恐天时之代序兮,耀灵晔而西征。微霜降而下沦兮,悼芳草之先零。”(耀灵:太阳。晔:光耀。)《咏怀》(魏晋-阮籍):“天时有否泰,人事多盈冲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