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居民自治能否成为今后基层社会治理的主要方式?

来源:新浪爱问 编辑:从大磊

第一,使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基本思路是不可动摇的,但对其进展的快慢应有实事求是的认识。就基层民主政治发展而言,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显然是一个“渐进”过程,而不是“急进”过程。综观24年的发展历程,整体上就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对民主政治发展的过高“奢求”和急于求成的心理,显然不利于基层民主政治实践的发展。以村民委员会选举为例,尽管“海选”已成为法律认可的候选人推荐方式,但是至今还没有实现全国的普及;即便是实行了“海选”的地方,亦能够经常听到来自乡镇干部甚至更上一级或几级干部的非议和抱怨,其阻力作用仍不可低估。制度性的变革,从发端、定型到推广、完善,本身就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要克服各种困难,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积淀了两千年封建专制主义的土壤上,任何“拔苗助长”的行为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同时,对基层民主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性亦要有充分的认识,大起大落的发展模式和运动型的发展模式,都无助于不平衡的消除,反而会使差距拉大,迟缓整体进程。第二,基层民主政治发展的“渐进”,当然不是裹步不前,更不是倒退,以往的“以点带面”的做法,即先试点,取得经验后逐步推广,恰是“渐进”过程中的优选办法。在未来的实践中,试点依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对以下三点应有比较明确的认识:一是对试点的价值和作用,应有全局性的考虑和评判,即认真衡量试点是否真正有利于基层民主政治的实质性发展和整体推进,而不是简单地追求“轰动效应”,或盲目地以不断“突破”所谓“旧体制、旧制度”框架为己任。二是既要有试点的勇气、决心和信心(这些往往是改革者或试点者所具有的),又要有公心和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这是改革者与试点者应具备的),真正考虑的是人民的利益,而不是“政治作秀”或“政绩游戏”;真实的试点即便失败,亦能留下许多有价值的经验和教训;虚假的试点则总会被揭穿,不仅会为害一方,更重要的是“公信力”的丧失,危及民主政治的整体发展。三是对试点要有宽容的态度,即便是出现了一些与现行法律规定不符或不完全符合的试点,亦不应横加指责,应该为新制度的出现预留出一定的空间;应该看到,一些所谓“超前”的试点,可能孕育的恰恰是未来中国的一种新制度体系,即便今天打下去,明天还会冒出来;如果是没有生命力的试点,亦会自生自灭,不值得大惊小怪。第三,以选举带动基层民主政治的发展,尽管在以往的基层民主政治历程中成为引人注目的现象,但应该看到,就中国基层民主政治发展的整体历程而言,这只是暂时现象。需要指出的是,过于关注“直接选举”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时髦”,自下而上地推动“直接选举”成为一些人的唯一选择路径,而恰恰忽视了在中国现实政治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的“间接选举”;将所有的间接选举全部改成直接选举,实际上并不一定是未来中国的最佳选择,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间接选举还会与直接选举并存,间接选举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随着选举制度的规范,尤其是间接选举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其他制度的缺乏将成为突出的问题,无论是村民自治、社区建设,还是基层党组织的建设,都将不得不面对同样的问题。第四,基层民主政治的发展,已不得不面临一个大的制度选择问题,即乡镇和街道的政权形式是否还能维持下去。经过大规模的撤并乡镇,全国乡镇的数量已较大幅度减少(1999年底为44741个,2001年底为39715个,2002年仍在继续减少),但随之带来了一些体制不顺的问题,如在一些城市的街道办事处之下,管辖大片农村地区,在其辖区内的群众性自治组织,既有村民委员会,也有社区居民委员会。尤其是在农村税费改革之后,乡镇政府可用财力明显减少,拖欠乡镇干部工资的现象有所增加,农村公益事业建设面临更大困难,[44]加上乡镇普遍存在大量债务,乡镇干部“不稳”已成为突出问题。在这样的形势下,仅靠撤并乡镇显然难以解决问题,不能不考虑长远的制度安排。可供选择的方案可以有多种,但无非是三个思路的比较:一是维持现有的乡镇政权体制,对人员和机构进行大规模精简;二是将乡镇改为县级政府的派出机构,同样要对人员和机构进行大规模精简;三是实行乡镇自治,将乡镇定位为更高一级的自治机构,在村民自治和居民自治的基础上,实行一套新的管理体制。街道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尤其在社区进一步发展之后,其定位亦应有长远的考虑。第五,基层民主政治的发展,日益显示出整体联动的必要性。党内民主与人民民主的关联关系,在基层已经充分显示出来。单一推动的任何举措,如果不考虑与其他制度的接轨问题,都可能带来一定的负面效应。以“公选”乡镇长为例,如果在制度设计上只考虑地方党委的运作问题,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的作用限定在认可“公选”的候选人上,无益于间接选举制度的完善;只有把“公选”与法定的间接选举程序衔接起来,才能真正起到进一步完善间接选举制度的作用。实际上村民自治、居民自治(社区发展)、基层政权建设和基层党组织建设,已经确立了密不可分的整体关系,单项独进的局面必将被整体推进所取代。整体推进基层民主政治发展的战略构想以及相应的制度安排,已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任务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居民自治能否成为今后基层社会治理的主要方式?

可以。截止至2019年7月,跨省多点执业已不再禁止,提交已经注册执业地点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出具的同意证明即可。医师原则上在本省、自治

基层治理现代化中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倡导居民自治,无论是古代的乡里制度,还是说新时代下的基层治理,都是号召群众根据自身实地情况,进行自治;60年代的枫桥经验,经历了时代的变迁,依然是大家争先学习的基层治理精神,这恰恰证明了枫桥经验所提倡的: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居民自治就是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方式机制。目前闽事理平台就在深入学习创新枫桥经验,促进基层治理工作中把自治作为重要一环。

多保鱼保险网。问:医保综合减负怎么报销答: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能否解决好广大农村人口的医疗保障问题,将直接影响到我国农村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我国农

居民自治能够成为今后基层社会治理的主要方式因为它适合社会的变化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居民自治能否成为今后基层社会治理的主要方式?》转载自新浪爱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n/1igxtgpl/1IgXTGPL6H26.html report 2879 居民自治能否成为今后基层社会治理的主要方式?基层治理现代化中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倡导居民自治,无论是古代的乡里制度,还是说新时代下的基层治理,都是号召群众根据自身实地情况,进行自治;60年代的枫桥经验,经历了时代的变迁,依然是大家争先学习的基层治理精神,这恰恰证明了枫桥经验所提倡的: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居民自治就是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方式机制。目前闽事理平台就在深入学习创新枫桥经验,促进基层治理工作中把自治作为重要一环。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