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在悲观主义的年代里,我们选择相信进步

来源:RT,我想知道:在悲观主义的年代里,我们选择相信进步 编辑:张华

存在主义文学是二十世纪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363363464流行于欧美的一种文艺思潮流派,它是存在主义哲学在文学上的反映。存在主义作为一个文学流派,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主要表现在战后的法国文学中,从四十年代后期到五十年代,达到了高潮。存在主义哲学的先驱者是丹麦人克尔凯戈尔。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存在主义在德国开始流行,它的主要代表是海德格尔阳雅斯贝尔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存在主义在法国思想界占居重要地位,一些作家通过文艺作品进行宣传,扩大了存在主义的影响。六十年代后,存在主义思潮被其他新的流派所代替,荒诞派戏剧、“黑色幽默”就是存在主义文学的变种。存在主义思想家的观点并不完全相同,有人说,世上有多少个存在主义哲学家,就有多少种存在主义。法国的存在主义基本上分成两大派别:一是以西蒙娜·魏尔和加布里埃尔·马赛尔为代表的基督教存在主义;二是以让·保罗·萨特、阿尔培·加缪、德·博瓦尔为代表的无神论的存在主义。从文学的社会影响上说,萨特(1905-1980)和加缪(1913-1960)最为重要,他们都是法国的文学家。尤其是萨特,他是存在主义理论的集大成者。他的哲学著作《存在与虚无》、《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人的前景》、《辩证理性批判》等,奠定了这种文学的理论基础。存在主义者否定客观事物的独立存在,认为只有自我感觉到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存在,而且这种真正的存在和客观现实永远是对立的,不可能统一的。萨特宣称:“存在”即“自我”,“存在先于本质,换言之,必须以主观性为出发点。”这就是说,客观事物的本质是由主观意识决定的。存在主义认为,个人的价值高于一切,个人与社会是永远分离对立的。人是被扔到世界上来的,客观事物和社会总是在与人作对,时时威胁着“自我”。萨特在他的剧本《禁闭》中有一句存在主义的名言:“他人就是(我的)地狱。”存在主义者把恐惧、孤独、失望、厌恶、被遗弃感等等,看成是人在世界上的基本感受。在他们看来,人和其他动物的区别,在于动物不知道自己亡的来临,无所谓对亡的恐惧;而人能知道自己终究不免一。因此,他们认为,存在的过程,就是亡的过程,从而得出了“存在”就等于“不存在”的悲观主义的结论。存在主义者否定艺术的认识作用,认为艺术作品不能反映现实,只能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人的心灵的冲动,给人以“享乐”和感受的能力,使人的“非理性的感觉清晰、明确起来”。他们认为,艺术家的目的是创造自己的世界,表达自己的哲学思想和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艺术地再现客观世界。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存在主义文学的主要内容往往是描写荒谬世界中个人的孤独、失望以及无限恐惧的阴暗心理。存在主义者曾经提出了不少发人深思的问题,但是他们的处世态度是消极的。他们把资本主义现实的丑恶,看成是世界上永恒的荒谬,鼓吹人生虚无,活着没有目的,人的一切活动都是徒劳的。存在主义既反映了对资本主义现实的反感和厌恶,又宣扬了以自我为核心的主观唯心主义和个人主义,以及在“自由”的名义下美化悲观厌世的人生哲学。由于它否认了人的阶级属性和社会属性,因此,存在主义与马克思所说的“人的本质” “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的论点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有萨特的小说《恶心》、哲理剧《禁闭》和加缪的小说《局外人》等。存在主义文学主张哲理探索和文学创作相结合,以表现存在主义的哲学观点为己任。这些作品大多数处理的是重大的哲理、道德和政治题材,重思想,轻形式,强调逻辑思维和哲学思辨。存在主义作家反对按照人物类型和性格去描写人和人的命运。他们认为,人并无先天本质,只有生活在具体的环境中,依靠个人的行为来造就自我,演绎自己的本质。小说家的主要任务是提供新鲜多样的环境,让人物去超越自己生存的环境,选择做什么样的人。因此,人物的典型化被退居次要的地位。在文学创作中,存在主义作家提倡作者、人物和读者的三位一体观。认为作家不能撇开读者来写小说,作者的观点不应该是先验的,还必须通过读者去检验;只有当小说展现在读者面前时,在小说人物的活动过程中,作者和读者才共同发现人物的真面貌。这种三位一体的观点,对欧美青年一代作家影响很大,后来,也为其他文艺思潮流派所运用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悲观主义是人生观理论的又一种形式,叔本华是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叔本华认为:“人生如同上好铉的钟,盲目地走一切只听命于生存意志的摆布,追求人生目的和价值是毫无意义的”。他认为因为人有意志,所以就会有欲求和渴望。而欲望只会带来痛苦。因

不少人每天一早都会看新闻。然而,满屏的负面新闻——各种身亡、冲突、事故,却在不断消解我们对新一天的期待。不安使我们放不下手机,任凭负面消息在脑海里堆砌,我们对世界也愈发悲观失望。

悲观主义回来了。任何一位一直关注国家过去几个月或者过去几年脉搏的人都不会感到惊讶。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蹩脚”演说或许让他丧失了第二任期的机会,对于今天不是一点都不合适的。著名的美国乐观主义在无法取得胜利的战争、正在

今天想与你分享方可成在看理想与放晴公园联合制作的开年节目《放晴早安》中的发刊词。在他看来,媒体是一面夸张的哈哈镜,把坏消息放大,使得受众对世界的认知变得悲观。

①悲观主义者相信坏事由恒久的条件引起(我这次外语考试不及格,是因为我缺乏语言天赋),而好事则决定于偶然的因素(丈夫给我送花,是因为他今天发了一笔小财)。相反,乐观主义者把失败归因于暂时的情况(我考试不及格,是因为我没用功),把好

所以《放晴早安》,想每天用一则好消息,陪伴你开启新的一天。与你分享促进问题解决的“解困式新闻”,在悲观的时代里创造进步。

尼采开始也是比较倾向于悲观主义的,但他与其他人不同。其他悲观主义的哲学家一直都沉浸在他们得出的人生无意义、人生的悲剧上了。而他却不甘于这种结论,努力往好的方面想,去探索人生意义。最后强烈地抨击悲观主义。中文材料里大多把他描述成

正如方可成所说:“在悲观的年代里,我们相信进步,这不意味着我们天真地认为进步会自动到来,而是要去寻找问题、分析原因、创造解法,并付诸实践。”

叔本华认为世界的本原和人类的本质应从人的内心深处去寻找,即从生存意志来解释世界,并提出“世界是我的表象”“世界的本质是意志”.在此基础上,阐述其悲观主义的人生哲学,主要包括人的内在生命性质及人生苦难的解脱.虽然叔本华的人生哲学带有悲观主

讲述 | 方可成

来源 | 《 放晴早安》

(文字经删减编辑)

大家好,这里是由看理想联合放晴公园制作的播客节目“放晴早安”,我是方可成。今天是2021年2月22日,星期一。这是我们第一次向你问候早安,祝你拥有放晴的一天。

因为是第一期节目,所以我在这里先向你介绍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播客,我们想通过这个播客实现怎样的小目标。希望可以让你对我们多一些了解。

01.

人类对世界的了解竟不如黑猩猩?

先跟大家介绍一个人,他叫汉斯·罗斯林,是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一位教授,几年前已经去世了。卡罗林斯卡是非常厉害的一所医学院,每年诺贝尔奖里面的生理学或医学奖就是由这个学校颁出的。

罗斯林教授生前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讲一门关于全球健康的课程。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会出一些小测试,考考学生们对世界发展状况的了解。

比如,他会问:现在全世界1岁的小孩有多少接种了疫苗?20%、50%还是80%?正确答案是80%,但很多人会选择50%。

再比如,他问:在全世界的低收入国家,有多少女孩可以完成小学教育?20%、40%还是60%?正确答案是60%,但很多人会选择前两个答案。

一开始,他看到学生大部分都答错了,还蛮开心的。毕竟,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招的学生非常聪明,罗斯林教授本来还担心学生们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已经不用再教什么了。但这些测试说明:学生们不懂的还挺多。

可是后来,他拿着这些问题去问更多的人,包括普通人,也包括知名的政治家、企业家、学者,甚至是诺贝尔奖得主,结果发现,大家回答的准确率都很糟糕,甚至诺贝尔奖得主给出的答案比一般人还要错得更离谱。

罗斯林教授做了一个统计,他发现,如果把这些问题交给黑猩猩,让黑猩猩来回答,那么它们起码还能回答对1/3的问题,因为这都是三选一的选择题,乱蒙也能蒙对1/3。而人类的准确率,甚至低于1/3。

《用数据思考,避免情绪化决策》,文汇出版社

那么,究竟为什么,人类对世界的了解竟然还比不上黑猩猩呢?

罗斯林教授进一步分析了大家的答案,发现了一个共性,那就是:大家对世界的估计过于悲观了,往往不知道我们的世界已经进步到了这样的程度,不知道全世界的人均寿命已经超过了70岁,不知道大熊猫已经不再是濒危动物了,等等。

罗斯林教授说,人类输给大猩猩,其实是因为我们的脑子带有根深蒂固的偏见。

这种偏见是在原始社会就形成了的,因为在那时候,只有对坏消息更加敏感,一有风吹草动就高度警惕,才能在危险的状态下生存下来。可是,这种习惯延续到现在,就影响了我们对真实世界的判断,让我们对世界的看法过于悲观。

02.

你不能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了人咬狗,

就认为这是一个人咬狗的世界

介绍完罗斯林教授的测试,我也想补充一点我的看法。

也许,让我们对世界的判断力输给黑猩猩的,除了我们大脑的坏习惯之外,还有我们每天从媒体上接收的信息。

我自己是一名新闻传播学的老师,之前也做过几年的记者,发起过一些新媒体的项目。所以,我深深知道:新闻媒体虽然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主要途径,它们却也存在一些固有的特质,这会导致媒体对世界的描绘存在一些偏向和扭曲。

其中一种重要的特质就是:新闻媒体会放大坏消息。

新闻界有句话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

媒体总是在追逐奇特的、意外的东西,而不是日常的、普通的东西,这样才有点击率。问题是,在这个世界上,狗咬人才是更普遍的事件。因此,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你不能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了人咬狗,就认为这是一个人咬狗的世界。

追逐“人咬狗”的逻辑,也导致媒体追逐和放大了坏消息。为什么呢?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总结得很好:因为坏消息往往是突然发生的、吸引眼球的,比如一场枪击案,比如一次大地震,而好消息却往往是逐渐发生的、枯燥无味的,比如犯罪率的逐步下降,比如某种疾病存活率的逐步提升。所以,如果以所谓的“新闻性”来判断,坏消息总是比好消息更有新闻性。

平克在他的著作《当下的启蒙》中举了一个例子:在美国,每年会有大约50个人因为龙卷风遇难,有超过4000人死于哮喘。但是,人们往往以为龙卷风才是更可怕的死亡原因,因为大家更常在电视上看到龙卷风的新闻,而这又是因为龙卷风的画面非常刺激,媒体更愿意报道这样的消息。

所以,媒体并不是一面映照人类社会的平面镜,而是一面夸张的哈哈镜。在这面哈哈镜上,坏消息被放大,好消息被缩小。再加上前面说的,我们的脑子又恰恰是对坏消息更为敏感的,这就使得我们会进一步夸大坏消息的程度,进一步忽略好消息。

这样的情况,在社交媒体年代又进一步恶化了。因为今天在智能手机上争夺注意力的战争要比以前更加激烈。获取注意力的一种重要方式,就是让你害怕,让你愤怒。

所以,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我们总会看到夸张的标题,恨不得把一个小小的事件,夸大成某个国家已经沦陷,甚至人类已经完蛋,因为这样你就会点进去看个究竟。

有一项针对青少年的研究发现,如果一位青少年每天看社交媒体超过3小时,那么TA出现焦虑和抑郁的风险就会比同龄人高出60%。这样的发现,一点也不意外。可以说,增加你的焦虑和抑郁,就是社交媒体商业模式的必然结果。

2020年,英文世界流行一个新词,叫做“Doomscrolling”,说的就是人们在智能手机上不断刷新浏览坏消息。我们明知道疫情期间坏消息不断,但我们还是忍不住要去刷那一屏又一屏的坏消息。

人类可能天生就有这样的倾向,当坏事发生的时候,我们忍不住要去不断了解更多的详情,但这其实是有害我们的身心健康的。

03.

在悲观的年代里,我们相信进步

放大坏消息、放大悲观情绪,还可能带来一个糟糕的结果,那就是让人失去勇气、失去行动力、失去想象和实践一种更美好的可能性的能力。这也就是所谓的“犬儒主义”。而一旦人们陷入犬儒,那么一个更好的未来就真的不可能到来了。

在传媒界,不少人开始反思这一问题。有人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solutions journalism,中文可以翻译成“解困式新闻”,或者通俗说,就是解决问题的报道。

这种报道不仅关注社会问题,而且要关注人们为了解决问题而做出的尝试和努力。这样一来,读到“解困式新闻”的人,就可能从中受到启发,也提出和实践自己的设想。尝试的人多了,说不定就真的有人能改变些什么。

所以,解困式新闻并不是涂脂抹粉的宣传,更不是对问题的遮掩和回避,而是要更好地促进问题的解决。

我自己其实曾经是一个喜欢悲观论调的人,因为那让我看起来比实际岁数更加成熟,别人似乎会对我更佩服。就像美国讽刺音乐家汤姆·莱勒曾经说的:“如果你总是做最坏的预测,你就会被奉为先知。”

但是,最近几年,我却越发积极和乐观,虽然这个世界看起来更加令人悲观了。因为我发现,乐观是一种能够给人力量的态度——不仅给他人力量,更会给自己力量。而在悲观主义的年代里,我们最缺乏的就是乘风破浪的力量,而不是故作深刻的逃避。

在悲观的年代里,我们相信进步,这不意味着我们天真地认为进步会自动到来,而是要去寻找问题、分析原因、创造解法,并付诸实践。

相信进步,不是要回避问题,不是要在苦难发生的时候扭过头去。恰恰相反,我们要正视苦难,直面问题,但是,我们不放弃改善的希望,不放弃变好的可能。

归根到底,我们相信进步,还是因为我们相信人。相信人的理性,也相信人的善良;相信人的思考,也相信人的共情;相信人的独立自主,也相信人的团结合作。

04.

至少,我们不要被大猩猩比下去呀

因为认识到社交媒体上的坏消息偏向,认识到悲观主义导致犬儒的可能后果,认识到主动行动的必要,前不久,我和一些朋友一起,发起了一个叫做“放晴公园”的项目。

我们希望这个项目可以成为互联网上的光明角落,可以让人更多看到人性之中的积极与希望,可以让人有更大的勇气去想象和尝试,去分享与合作。

往大了说,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从瘟疫到气候变化,从虚假信息的流行到人工智能带来的挑战,都需要我们做出更多的积极探索,更多的团结合作。

往小了说,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至少可以让一些人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令人绝望,还有很多人怀着善意在行动,而你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

目前,放晴公园有自己的微博、公号和instagram。从今天开始,我们也有了播客。我们和看理想以及QQ音乐合作推出的这档节目“放晴早安”,将会在每个工作日的早晨和你见面,告诉你一些这个世界上的乐观主义者们正在做的事情,也就是前面说的“解困式新闻”。

我们设想的场景是,你可以在起床之后打开这档节目,不管是在刷牙还是在吃早餐,都可以从我们的节目中获得养分,用更加积极的心态,迎接新一天的挑战,顺便想想,可以怎样改变世界。

当然,这只是我们设想的场景,实际上你想怎么听就怎么听,比如或许也可以在觉得丧的时候一连听好几期。不用担心,早安的内容时效性也没有那么强,所以哪天听也都可以。这档节目会由我的几位同事轮流主持,希望大家喜欢。

虽然我不是“放晴早安”的常驻主播,但我也会积极筹备新的内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和大家见面了。

我们的节目还在实验之中,如果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欢迎留言或者私信告诉我们。

好啦,以上就是我对“放晴早安”播客节目的介绍。如果说我有什么期待的话,那就是希望我们可以用声音来传递希望,激发人性之中善的一面,让个体之间获得更好的联结。

因为我相信,一个更好的社会,需要更多人看清世界的真面目但依然选择爱它,需要更多人认识到人世间的问题但依然选择乐观。

至少,我们不要被大猩猩比下去呀。

那么,让我们相伴的旅程开始吧。我的同事会为你开启今天的“放晴早安”正片。

* 本文内容整理编辑自看理想App节目《放晴早安》,完整内容可至看理想App内收听。

理想家会员免费畅听

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配图:《新闻编辑室》《聚焦》

《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

音频编辑:牧原

内容编辑:袋米

监制:猫爷

转载: 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xingyj@vistopia.com.cn

悲观主义是和bai乐观主du义相对应的人生态度。zhi    1、很多哲学dao家和心理学家倡导乐观主义回是自强答不息还是自寻烦恼,对于生活质量的影响是巨大的。几乎在人生每一方面,乐观主义者都比悲观主义者生活得好,乐观主义者常常能够取得更大的社会成就并从中得到益处,乐观向上的人也不容易患抑郁症和恶性病。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马丁·塞利格曼指出:“有证据表明,乐观主义有益于人体的免疫系统。”乐观主义是一种通过努力可以掌握的生活技巧(四步程序):积极思考;争做强者;明确目标;褒奖自己。参见:高金华编译,《乐观的技巧》,《健康博览》1999年第4期第33页。(栏目编辑:郑祖英)    2、也有人把悲观主义思维作为“自我保全的一个措施”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坚持乐观主义的人有时可能盲目乐观;偏向悲观主义的人往往可能比较谨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孟子的名言。无论个人、民族、政党和国家应该具有忧患意识,I like pessimists. They’re always the ones who bring life jackets for the boat.我喜欢悲观主义者。总是他们,才是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63383339那些带救生衣上船的人。- Lisa Kleypas, Christmas Eve at Friday Harbor悲观是什么?在维基百科里,“悲观”(pessimism)的定义是“一种总是期待不良后果的精神状态,或者一种相信‘在生命中,恶总是胜过善,困苦总是多过享受’的信念”。 防御性悲观(defensive pessimism)有一种悲观是在认知策略层面的,即防御性的悲观。防御性悲观的概念由Nancy Cantor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它指的是人们会在事件发生前,将期待降到比较低的水平,想象出最坏的可能的情境——这看起来让人担心,但它却不是一种消极的自证预言。当一个人在处于防御性悲观的情绪里的时候,他们的情绪是冷静的,他们知道这只是数种可能性中最坏的一种而已,并不是唯一和注定的结局。这种防御性悲观的目的也是为了减少最坏可能发生的概率,以及假如真的发生了最坏的情况,也能更好地面对和有条不紊地处理。悲观和乐观各有哪些好处?乐观的人适合当CEO,悲观的人可能在金融市场上更加擅长。究竟是乐观还是悲观的人容易成功?研究表明,他们擅长的领域可能不太一样。2012年,杜克大学的研究对美国企业的1011名CEO和534名CFO做了人格测试,结果显示,80.2%的CEO是那些“非常乐观”的人(18分以上),其量表平均分比普通人的平均水平(Scheier etal.1994)高出80%左右;90.2%的CEO具有冒险精神,他们不畏惧即将到来的风险。相比之下,担任CFO(首席财务官)职位的人则远不如CEO那么乐观,而且他们自己也这么觉得:在自我报告中,有94.9%的CFO都认为,他们的CEO比自己更乐观,而且乐观不限于商业层面,而是对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欧洲、亚洲企业管理者的测试中也得出了相应的结论。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CEO需要对自己的商业前景持有更强大的信心,并勇于冒险;而CFO则更需要对公司进行风险的把控。乐观使人健康,但悲观的老年人可能更长寿。一个积极、乐观的心态有助于健康,这似乎是共识,也被一系列研究反复证明:乐观的人活得更健康,更少患心血管疾病,甚至更少患感冒。然而,德国学者 Frieder Lang研究认为,乐观未必在所有情况下都有助于健康。研究基于对4万多名年龄在18-96岁之间的人的访谈,研究发现,32%过度乐观的人,残疾的可能性高出其他人9.5%,死亡风险高于其他人10%。研究者认为,可能是过于乐观会使他们忽视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危险。· 在亲密关系中,乐观和悲观都在发挥作用。在亲密关系中,乐观的伴侣会比较容易获得幸福吗?2010年,田纳西大学的James McNulty发表了一系列对新婚夫妇的跟踪研究,在他们结婚的头4年里分别进行8次满意度调查。他发现,并非是抱有乐观/悲观的态度就能对婚姻有好处。McNulty进行了研究,分析了气质悲观和婚姻满意度的关系。研究针对82对新婚夫妇,分析他们对未来抱有的态度与婚姻满意度的影响。他将他们分成乐观组(倾向于对婚姻的未来充满希望)和悲观组(倾向于认为未来的婚姻会充满坎坷)。结果发现,那些持有乐观期待的伴侣,对婚姻的满意度显著逐年下降。悲观组则不一定,正面来说可能思想准备比较足,就算有什么坏的结果也能承受,但是反面呢,对自己的上进心有影响,有时2113候我也会像你这样,总是5261把事情想的很糟糕,但是先完最4102糟糕的以后,我都会1653想,某种回情况是最糟糕答的,不会有比更糟糕的了,这样一来,心里已经有了最糟糕的准备,事情自然应该没有你想糟糕,你不就可以乐观一点了吗?平常多想想美好的事物,总是做一个悲观主义者,可不好哦,没有好处的,悲观使人的认知范围缩小,还是学会乐观的看待事物比较好,悲观是一天,乐观是一天,还不如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呢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在悲观主义的年代里,我们选择相信进步 》转载自RT,我想知道:在悲观主义的年代里,我们选择相信进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jiuslov/oayhav/vxpkdayox.html report 12433 原标题:在悲观主义的年代里,我们选择相信进步 不少人每天一早都会看新闻。然而,满屏的负面新闻——各种身亡、冲突、事故,却在不断消解我们对新一天的期待。不安使我们放不下手机,任凭负面消息在脑海里堆砌,我们对世界也愈发悲观失望。 今天想与你分享方可成在看理想与放晴公园联合制作的开年节目《放晴早安》中的发刊词。在他看来,媒体是一面夸张的哈哈镜,把坏消息放大,使得受众对世界的认知变得悲观。 所以《放晴早安》,想每天用一则好消息,陪伴你开启新的一天。与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