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创如何评价陆游悼念唐婉的诗《春游》?

来源:RT,我想知道:原创如何评价陆游悼念唐婉的诗《春游》? 编辑:吕秀强

《夜雨抄寄北》 陆游君问归期未有袭期,巴山夜雨涨2113秋池5261.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4102巴山夜雨时1653. 本文通过深入分析《夜雨寄北》一诗,指出了李商隐诗歌创造中的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形象、细腻、含蓄、深刻,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沈园 陆游 城上斜来阳画角哀自,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2113波5261绿,4102曾是惊鸿照影来。沈园 陆游1653 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234313333。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的《钗头凤》词,是一篇“风流千古”的佳作,它描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据《历代诗馀》载,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婉为妻,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唐婉,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十年之后的一天,陆游沈园春游,与唐婉不期而遇。此情此景,陆游“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这便是这首词的来历。 传说,唐婉见了这首《钗头凤》词后,感慨万端,亦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首。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死。又过了四十年,陆游七十多岁了,仍怀念唐婉,重游沈园,并作成《沈园》诗二首。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 ◆ 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一生遭受了巨大的波折,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爱情生活也很不幸。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然而,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以至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和她离婚。陆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愿分离,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母亲的责骂。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 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浇愁之时,突然他意外地看见了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 尽管这时他已与唐婉分离多年,但是内心里对唐婉的感情并没有完全摆脱。他想到,过去唐婉是自己的爱妻,而今已属他人,好像禁宫中的杨柳,可望而不可及。 想到这里,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他放下酒杯,正要抽身离去。不料这时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给他送来一杯酒,陆游看到唐婉这一举动,体会到了她的深情,两行热泪凄然而下,一扬头喝下了唐婉送来的这杯苦酒。然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陆游在这首词里抒发的是爱情遭受摧残后的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以及对他母亲棒打鸳鸯的不满情绪。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怅然而去。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起来。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于是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唐婉不久便郁闷愁怨而死。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他六十三岁,“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 爱,为什么会能够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红粉成灰”之后的几十年,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的断肠诗句?我从陆游“一树梅花一放翁”的诗句中似乎得到一丝感悟:陆游和唐婉的夫妻情爱,虽说在现实世界中存续的时日无多,却早已经一点一滴地“转存”到了各种有情万物之中,恰似把真情实爱存入了瑞士银行,可以稳稳地收取利息。一对“菊枕”的枕函之中,封存、寄寓了新婚当时多少甜蜜,多少默契;多少香艳,多少情怀;多少的厮抬厮敬,多少的互爱互重。也许,就单是这一对“菊枕”,已经足以让情爱“一粒粟中藏世界”且“化身千万”,更不用说恩爱夫妻之间“有甚于画眉”的“闺房记乐”了。 一对“菊枕”,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是那么的无足道,而又实在是那么的奢侈。其“药疗”之功效,犹在其次也,叹叹。 人间的万事可以消磨殆尽,而情爱的清香却永远会历久弥新。 愿天下有情人都双双亲手缝制自己的一对“菊枕”,长相依傍,不离不弃,莫失莫忘,珍爱到地老天荒!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其一: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帐然。 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于是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

提起陆游,大家想的多是他的爱国诗,因为那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我们知道了陆游至死都没有忘怀国家统一之志。这种对家国的关怀,比起老杜也不逞多让。自古英雄配美人,项羽有虞姬,而陆游有他的表妹,这位表妹就是唐婉。我们知道陆游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诗篇,他的爱情诗在他众多类型的诗篇之中能独树一帜,全出于他的深情。而他这深情所系之处,全是他的表妹——唐婉。

《钗头凤·红酥手 》 作者:陆游,宋代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保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白话译文: 你红润酥腻的手

陆游少做词,但为唐婉做的那首《钗头凤》是首很好的词。当时陆游游玩沈园和唐婉偶然碰到,此时的唐婉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陆游也已经娶了王氏,但陆游还没有忘记他的这位情投意合的前妻。唐婉肯定也没忘记过他这位前夫。但现实只能让他们匆匆一瞥。满腔感慨下陆游写下了那首《钗头凤》。全词为"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想起曾经和唐婉的点点滴滴,再美的沈园也成为了他诉说伤感的悲情地。几年之后,当唐婉再游沈园时,看到这首诗,不觉悲从中来。也和了一首《钗头凤》的词。词曰"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当年岂是我负你,实是命运作弄人啊。唐婉用女性的笔端诉诸了自己的心事。让人不忍卒读。作完这首词后,唐婉终日郁郁寡欢,不久就香消玉殒了。

《沈园两首 》是陆游对唐婉的悼念。 《沈园二首》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沈园二首》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唐婉死后,沈园成了陆游怀念佳人的唯一场地。陆游之后作了很多沈园的诗,而这些诗所怀念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唐婉。陆游几乎用一生来践行自己的痴情,这让我们知道了这个爱国男儿的另一面。陆游去世之前做了首《示儿》。来表达自己对收复失地的渴望之情,而他去世前一年还做了首怀念唐婉的《春游》的诗。

《钗头凤·世情狈是南宋词人唐婉(也作唐琬,一说为唐氏)的词作品。全词哀婉动人,情感复杂。唐婉与陆游被迫分开后,在沈园偶然相遇,陆游写下《钗头凤·红酥手》,唐婉回到家中,愁怨难解,于是和了这首《钗头凤·世情狈。 词中描写了唐婉与陆游被

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沈园两首 才是对唐婉的悼念陆游《沈园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沈园依旧是哪个沈园,只不过现在放眼望去。没有了三十岁时的"东风恶,桃花落。"有的只是繁花似锦,欢声笑语。这里的花多是认识我的,这说明诗人经常去沈园游玩,赏春是假,怀人是真。当年的那个美人现在估计已经化为尘土了,你已经走了那么多年,而我依旧苟活时间,现在想来,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短暂,多么匆匆啊。这首诗简单易懂,刚读或许认为是首怀念已逝去的红颜知己之作,但当我们了解了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之后,想到八十四岁的老者怀念已经逝去五十年左右的日日夜夜思念的前妻。我们都会为这份真情所感动。陆游是个爱国诗人,但他也是个爱情诗人。去世前忘不了的是自己的国家和爱情,年轻时对待自己的志向的爱妻,他想做到不负家国不负卿,等到老了,留给他的只有一个残破的国家和怀念了五十多年的女人。这不仅是陆游和唐婉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钗头凤》还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330343239有晚年时候写的《沈园》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婉答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陆游66岁之后隐居故乡,过着简朴、宁静的农村生活,但对年少时的情感总无法忘怀。   67岁重游沈园,陆游看到当年题写《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75岁,唐婉逝世四十年,陆游旧地重游,“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沈园》碧荷映日二绝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   81岁,陆游做梦游沈园,及醒,感慨系之,在《梦游沈家园》中悲叹: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池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82岁时陆游对唐琬仍是念念难忘,又鹊桥传情写下: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84岁,陆游辞世前一年,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是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第一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330343239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惊鸿,是借用曹植《洛神赋》中形容洛神宓妃的“翩若惊鸿”的句子,指美丽的唐氏。该诗所写的时间是夕阳西斜的黄昏,地点是“非复旧池台”的沈园,听到的是哀怨凄厉的画角声,所有客观的景象都染上了诗人所固有的悲情难抑的主观色彩。桥下绿波荡漾,曾倒映过唐琬的倩影,而今物是人非,往事不堪回首,作者称此桥为“伤心桥”,把浓烈的感情直接注入自然景物之中。诗中“春波绿”这一看似寻常之景,但放翁在上面加了“伤心”二字,其意殊深。此语出自江淹《别赋》:“春草碧色,春水绿波。”后人常用以喻别离之景。沈园正是放翁与唐琬永诀之所,故地重游,追思前事,伤如之何!这是第一层意思。“正是玉人肠断处,一渠春水赤栏桥。”(温庭筠:《杨柳枝》)沈园又是唐琬生前小桥踽踽、瘦影自照、卿我相怜、泪浥红绡之处。而今美人已泊然长化,空余陈迹,触目伤心!这是第二层意思。“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洛神赋》)是曹植想见宓妃跃出洛水之景。放翁与唐琬两情笃好,却又无法相亲,与传说中曹植与甄女情状,有相似之处。而今沈园,但见春水又绿,惊鸿未来,情不能已,伤人心怀!这是第三层意思。“桃花春水绿,水上鸳鸯宿。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韦庄《菩萨蛮》)前人已有此恨。今唐琬之音容笑貌,不可复见,而在那暗淡的映照中,更传来阵阵哀怨的鼓角之声,这凄凉之景,更添人无限悲伤!这是第四层意思。此诗在构思上采取托今追昔的写法,以今日沈园的衰飒、凄凉衬托昔日的美好、欢快,从而引出回忆,表达对往事的伤感。在表现方法上,诗的前两句采取实写的方法,写自己七十五岁时眼中看到的沈园景物。时间选用黄昏,斜阳挂在城角,白昼就要过去,耳边传来哀厉凄长的画角之声,催人心伤。诗人用视觉和听觉写景,以光和声烘托出今日沈园凄清的气氛,而对于沈园的景物只总写一笔:“沈园非复旧池台。”可见已经面目全非了。唐琬去世后四十四年,沈园竞成了一座荒园了。这是诗人移情于物,用凄凉的景物表达自己的伤感。第三,四两句采取虚写,回忆当年唐琬的美丽和夫妇恩爱,同游沈园的情景。“伤心桥下春波绿”,沈园一切景物都变了,只有绿水不改旧貌。桥下的春波,怎能不令诗人伤心呢?因为当年陆游和唐琬曾闹游水边,唐琬曾借春波照影,恰如惊鸿翩然水上。物是人非,怎不令人伤感?从字面上看,第一句点时,第二句写地,第三句状景,第四句言人,各有所主,但这四句诗又都浸渍着诗人的伤感之情,围绕着“春波绿”三字展开,组成了一幅情景交融的画面。上下两联,前为实写,却是略写,后为虚写,却是详写。特别是最后一句的“曾是”一词将今昔结合在一起,感情极为丰富。第二首:“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虽和第一首各自独立成篇,感情上却是衔接的,进—步抒发了怀念爱人、至死不泯的感情。前两句写景,后两句抒情,写景中深含伤感,抒情中不离形象。第一、二两句就唐琬和自己,两面分说,前一句“梦断香消四十年”写唐琬。“梦断”说往日的幸福生活早已结束,“香消”指唐琬死去。“四十年”系举成数而言。意思是往日恩爱久成过去,爱妻早已不在人间。后一句写自己,以沈园的老柳树象征自己虽然还留在世上,却已进入老境。从陆游与唐氏在沈园相逢,到诗人写这首诗的时候,已过了四十四年。时间相隔这么久了,当年“满城春色宫墙柳”,如今“沈园柳老不吹绵”。柳树都老得不飞柳絮,人也衰老而不再掀起感情的波澜了。诗人把自我形象融入客观景物之林,以“沈园柳老不吹绵”描写自己已经衰老。第三,四两句直抒胸臆。“此身行作稽山土”,就是不久于人世的意思。都是对“梦断香消四十年”所抒发的感叹。尽管“柳老不吹绵”、“行作稽山土”,诗人仍执着地怀念着唐琬,更见当初伉俪情深无比。“沈园柳老”具体印证了“梦断香消”的年深日久。“柳老不吹绵”,比照暗示着“行作稽山土”的诗人,也应人老珠黄,梦断魂消,再无年轻时绵绵情意。然而,一个“犹”字一转。他不但“吊遗踪”,而且还要“一泫然”,更加突出了诗人情意绵绵,日久弥笃,这句诗在整个诗中发挥了勾连、铺垫和映衬作用。上联描写了万事皆非,不堪回首的眼前情景。下联则抒写了作者如春蚕吐丝、蜡炬流泪般的心中情意。他“美人终作不堪幽梦太匆匆!”(《春游》)昔日恩爱,如一场短梦,令人长恨。美人已长眠九泉,而“此身行作稽山土”,活着的时间不多了,行将埋在会稽山下变为泥土,死后之有知无知,毕竟难明。同穴育冥,尚难通达;混同泥土,未必连枝。惟生前之情意绵绵,终难割弃,“犹吊遗踪一泫然”,凭吊遗迹,还止不住老泪纵横。直到诗人八十一岁时,仍在写着有关沈园的诗。陆游对唐氏的感情,可以说是老而弭笃了。上下两联,形成比较。上联描写眼前景状,休!休!休!下联抒写心中情意,难!难!难!但上下两联,又不可分。从章法上看,第三句承第一句,言自身行将与唐琬同归;第四句承第二句,言柳絮因枯老而难以飘舞,而自身虽垂危而情犹深长。以诗中所表现的情景看,从难堪之景到难已之情,下联正是上联的深入和提高。一切景语都化为情语,诗人借以抒发了自己对唐琬深切的思念和无限伤感的情怀。作品因情而写景,又借景以抒情,措辞平易朴实,而感慨分外深沉,陆游《钗bai头凤》 红酥手,du 黄籘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zhi。 东风dao恶, 欢情薄, 一怀专愁绪, 几年离索。 错,错属,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莫,莫! 唐婉《钗头凤》 世情薄, 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 夜阑珊, 怕人寻问, 咽泪装欢。 瞒,瞒,瞒!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创如何评价陆游悼念唐婉的诗《春游》? 》转载自RT,我想知道:原创如何评价陆游悼念唐婉的诗《春游》?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jiuslov/poakhdkja/vxpkhovxx.html report 8650 原标题:如何评价陆游悼念唐婉的诗《春游》? 提起陆游,大家想的多是他的爱国诗,因为那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我们知道了陆游至死都没有忘怀国家统一之志。这种对家国的关怀,比起老杜也不逞多让。自古英雄配美人,项羽有虞姬,而陆游有他的表妹,这位表妹就是唐婉。我们知道陆游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诗篇,他的爱情诗在他众多类型的诗篇之中能独树一帜,全出于他的深情。而他这深情所系之处,全是他的表妹——唐婉。 陆游少做词,但为唐婉做的那首《钗头凤》是首很好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