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余华最新长篇《文城》抢鲜试读,这一回不止是时空上的突破

来源:RT,我想知道:余华最新长篇《文城》抢鲜试读,这一回不止是时空上的突破 编辑:王强

余华的《活2113着》最后一段原文5261:我知道黄昏正4102在转瞬1653即逝,黑夜从天而降内了。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容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活着》是作家余华的代表作之一,讲述了在大时代背景下,随着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徐福贵的人生和家庭不断经受着苦难,到了最后所有亲人都先后离他而去,仅剩下年老的他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余华因这部小说于2004年3月荣获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扩展资料:通过艺术心理学的角度,《活着》的材料与形式之间存在着内在的不一致,但是作者以精心布置的形式克服了题材,达到了材料和形式的和谐统一,从而实现了情感的升华,使读者的灵魂在苦难中得到了净化,获得了艺术的审美。余华用类似新写实主义小说的叙事风格——零度介入的方式来展现《活着》的悲剧美。作者可以排除主体对苦难人生作明确的价值判断和情感渗透,好像站在“非人间的立场”,客观冷静地叙述人间的苦难。客观中立的叙事立场、温情深沉的情感基调在文本中的运用,使得《活着》成为余华的风格的转型标志,有人说,来《活着》是繁花落尽一源片萧瑟bai中对生命意义的终极关怀。du事实上,作者在zhi用一种近乎冰冷的笔dao调娓娓而又执着的叙述,却使一种近乎含情脉脉的温和侵入我们的阅读,他引导我们思考活着的意义,在这冷与热中,作者以情绪消解了苦难,在作者看来,对待苦难的办法是忍受它,逆来顺受,放弃内心的挣扎和疑问,并用佛道的逍遥来遗忘来瓦解痛夺。本回答被网友采纳,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黑夜从天而降了。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活着txt+PDF+epub+mobi+azw266:https://sourl.cn/NTukXNwww.179s.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现实一种》 那天早晨和别的早晨没有两样,那天早晨正下着小雨。因为这雨断断续续下了一个多星期,所以在山岗和山峰兄弟俩的印象中,晴天十分遥远,仿佛远在他们的童年里。天刚亮的时候,他们就听到母亲在抱怨什么骨头发霉了。母亲的抱怨声就像

【编者按】继《第七天》之后,时隔八年,著名作家余华携长篇新著《文城》回归读者视野。这一次,余华将故事背景设定在此前作品少有着墨的清末民初,上溯至《活着》之前那个更荒蛮残酷的时代,书写了一个人和他一生的寻找,展现出从北至南更广阔的地理空间。“文城在哪里?”“总有一个地方叫文城。”他在《文城》中继续探索人生、命运、时代等多重主题,承续民间叙事风格的同时,又不动声色地融入魔幻色彩,在他为我们展开的这幅时空绵延、情节跌宕的画卷中,时代的洪流推着每个人做出各自的选择,人生就是自己的往事和他人的序章,读者和作家也通过文学的神秘力量连接在一起。

《第七天》选择一个刚刚去世的死者“我”(即杨飞)作为第一人称叙事者,由“我”讲述死后七天里的所遇、所见、所闻之事与往事,“我”力所不及的一些故事或故事片段则蝉蜕给与“我”相关的他者,由他者以第一人称讲述自己所遇、所见、所闻之事与往事。

余华《文城》新经典文化 2021年3月出版(封面插画来自当代艺术家张晓刚作品《失忆与记忆:男人》)

《第七天》的全文概括: 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死后的七日见闻:讲述了现实的真实与荒诞;讲述了生命的幸福和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比恨更绝望比死更冷酷的存在。 《第七天》是中国当代知名作家余华继《兄弟》之后

“文城在哪里?”

《活着》讲述一个人一生的故事,这是一个历尽世间沧桑和磨难老人的人生感言,是一幕演绎人生苦难经历的戏剧。 小说讲述了在大时代背景下,随着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徐福贵的人生和家庭不断经受着苦难,到了最后所有亲

“总会有一个地方叫文城。”

在溪镇人最初的印象里,林祥福是一个身上披戴雪花,头发和胡子遮住脸庞的男人,有着垂柳似的谦卑和田地般的沉默寡言。哪怕后来成了万亩荡和木器社的主人,他身上的谦卑和沉默依旧没有变。他的过去和一座谜一样的城联系在了一起,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找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他原本不属于这里,他的家乡在遥远的北方。为了一个承诺他将自己连根拔起,漂泊至此。往后的日子,他见识过温暖赤诚的心,也见识过冰冷无情的血。最终他徒劳无获,但许多人的牵挂和眼泪都留在了他身上。

《十八岁出远门》 余华 柏油马路起伏不止,马路像是贴在海浪上。我走在这条山区公路上,我像一条船。 这年我十八岁,我下巴上那几根黄色的胡须迎风飘飘,那是第一批来这里定居的胡须, 所以我格外珍重它们,我在这条路上走了整整一天,已经看了

在溪镇有一个人,他的财产在万亩荡。那是一千多亩肥沃的田地,河的支流犹如蕃茂的树根爬满了他的土地,稻谷和麦子、玉米和番薯、棉花和油菜花、芦苇和竹子,还有青草和树木,在他的土地上日出和日落似的此起彼伏,一年四季从不间断,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欣欣向荣。他开设的木器社遐迩闻名,生产的木器林林总总,床桌椅凳衣橱箱匣条案木盆马桶遍布方圆百里人家,还有迎亲的花轿和出殡的棺材,在唢呐队和坐班戏的吹奏鼓乐里跃然而出。

溪镇通往沈店的陆路上和水路上,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叫林祥福的人,他们都说他是一个大富户。可是有关他的身世来历,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外乡口音里有着浓重的北方腔调,这是他身世的唯一线索,人们由此断定他是由北向南来到溪镇。很多人认为他是十七年前的那场雪冻时来到的,当时他怀抱不满周岁的女儿经常在雪中出现,挨家挨户乞讨奶水。他的样子很像是一头笨拙的白熊,在冰天雪地里不知所措。

那时候的溪镇,那些哺乳中的女人几乎都见过林祥福,这些当时还年轻的女人有一个共同的记忆:总是在自己的孩子啼哭之时,他来敲门了。她们还记得他当初敲门的情景,仿佛他是在用指甲敲门,轻微响了一声后,就会停顿片刻,然后才是轻微的另一声。她们还能够清晰回忆起这个神态疲惫的男人是如何走进门来的,她们说他的右手总是伸在前面,在张开的手掌上放着一文铜钱。他的一双欲哭无泪的眼睛令人难忘,他总是声音沙哑地说:

“可怜可怜我的女儿,给她几口奶水。”

他的嘴唇因为干裂像是翻起的土豆皮,而他伸出的手冻裂以后布满了一条一条暗红的伤痕。他站在他们屋中的时候一动不动,木讷的表情仿佛他远离人间。如果有人递过去一碗热水,他似乎才回到人间,感激的神色从他眼中流露出来。当有人询问他来自何方时,他立刻变得神态迟疑,嘴里轻轻说出“沈店”这两个字。那是溪镇以北六十里路的另一个城镇,那里是水陆交通枢纽,那里的繁华胜过溪镇。

他们很难相信他的话,他的口音让他们觉得他来自更为遥远的北方。他不愿意吐露自己从何而来,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身世。与男人们不同,溪镇的女人关心的是婴儿的母亲,当她们询问起孩子的母亲时,他的脸上便会出现茫然的神情,就像是雪冻时的溪镇景色,他的嘴唇合到一起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仿佛她们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

这就是林祥福留给他们的最初印象,一个身上披戴雪花,头发和胡子遮住脸庞的男人,有着垂柳似的谦卑和田地般的沉默寡言。

有一人知道他不是在那场雪冻时来到的,这个人确信林祥福是在更早之前的龙卷风后出现在溪镇的。这个人名叫陈永良,那时候他在溪镇的西山金矿上当工头,他记得龙卷风过去后的那个早晨,在凄凉的街道上走来这个外乡人,当时陈永良正朝着西山的方向走去,他要去看看龙卷风过后金矿的损坏情况。他是从自己失去屋顶的家中走出来的,然后他看到整个溪镇没有屋顶了;可能是街道的狭窄和房屋的密集,溪镇的树木部分得以幸存下来,饱受摧残之后它们东倒西歪,可是树木都失去了树叶,树叶在龙卷风里追随溪镇的瓦片飞走了,溪镇被剃度了似的成为一个秃顶的城镇。

林祥福就是在这时候走进溪镇的,他迎着日出的光芒走来,双眼眯缝怀抱一个婴儿,与陈永良迎面而过。当时的林祥福给陈永良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脸上没有那种灾难之后的沮丧表情,反而洋溢着欣慰之色。当陈永良走近了,他站住脚,用浓重的北方口音问:

“这里是文城吗?”

这是陈永良从未听说过的一个地名,他摇摇头说:

“这里是溪镇。”

然后陈永良看见了一双婴儿的眼睛。这个外乡男人表情若有所思,嘴里重复着“溪镇”时,陈永良看见了他怀抱里的女儿,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惊奇地看着四周的一切,她的嘴唇紧紧咬合在一起,似乎只有这样使劲,她才能和父亲在一起。

林祥福留给陈永良的背影是一个庞大的包袱。这是在北方吱哑作响的织布机上织出来的白色粗布,不是南方印上蓝色图案的细布包袱,白色粗布裹起的包袱已经泛黄,而且上面满是污渍。这样庞大的包袱是陈永良从未见过的,在这个北方人魁梧的身后左右摇晃,他仿佛把一个家装在了里面。

(试读章节由出版方新经典文化授权发布)

工作不满意,重新换一个工作,已经成了现在一种工作潮流,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人当中,有许多都62616964757a686964616fe78988e69d8331333433656662是跨行而来。例如歌手毛不易,曾经就是一个护士,著名文学作家余华曾经是一个牙医。自从鲁迅弃医从文以来,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潮流,而余华的弃医从文之举,你说来确很好笑,但也很食人间烟火,就像普通人一样,厌烦一个工作之后,总想找一个轻松的躲躲清闲。余华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他的父母兄弟都从事与医学相关的工作,他中学毕业后,也当了5年的牙医,这5年牙医里是余华职业生涯当中最痛苦的5年,后来在参加朗读者时,董卿问余华,你为什么要弃医从文呢,余华的回答颇具搞笑与幽默,但同时又特别无奈:我实在不喜欢这份工作,别人大张的嘴巴,是世界上最没有风景的地方。确实别人张大的嘴巴,绝对是最带有气味的风现在,现在的牙医是一个薪水很高,很有社会地位的工作,而在余华的那个年代,牙医其实和普通的手艺功能相同,既没有高的收入,也没有社会地位。当时的人都不富裕,生活都成问题,普通的小病能忍则忍,更何况是牙齿,一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会去向医生求助,而此时出现的牙病患者已经是非常糟糕了,余华每天给他们拔牙时那样的景象,完全不能说是赏心悦目。正是这5年,让余华想要彻底的逃离,这样的工作环境和我们现在年轻人的想法相似。当时文化馆正在招人,文化馆的工作很轻松,但进文化馆的门槛也高,至少需要混一项技能。比如作曲、绘画或是写作。余华心想,前两样对他来说都太难了,而他认识汉字,那他就算可以写作,所以他就去碰碰运气了。但事实上会汉字却并不代表着会写作,好在余华真的在文学上颇有天赋,他顺利进入了文化馆工作。刚到文化馆上班的余华就故意迟到了两小时,然而他发现竟然没有任何人因此而惩罚他,文化馆的清闲与牙医8小时高强度工作相比,更轻松自由,虽然挣得不如牙医多,但这种快乐的工作维持普通的生活毫无问题。就这样过了几年愉快的日子,在1993年,余华辞去了这份快乐的工作,到北京过起了自由写作的生活。古人言:失之桑榆,收之东隅。余华先生放弃了牙医这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却换来了他在写作上的名声斐然。1984年余华先生开始发表小说,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和苏童、格非、孙甘露等的创作形成了一股文学潮流,评论界称之为“先锋文学”。他的代表作长篇小说《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同时入选百位批评家和文学编辑评选的“九十年代最具有影响的十部作品”。他还于1988年和2005年,分别获得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和中华图书特别贡献奖。《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的火爆,奠定了余华在文坛中的地位。或许正是余华这一段从业医生的经历,以及他从小在医院长大,看到那些血淋淋的场面。使他的文字更能贴近普通人民生活,他的小说中从来没有什么宏大的场面,但也没有假如照做似是而非的东西,他只是去记录人民的生活,记录人们的苦难,但却并非一昧地怨天尤人,而是歌颂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在与命运抗争时的乐观与坚韧。他深知这片土地上人们的活力与乐观,也热爱着这份活力与乐观。所以他自己也成长为了这样的人。他始终是那个只用文字就可以把读者感动到哭泣,却又可以把读者笑到流泪的余华,余华的回答颇具搞笑与幽默,但同时又特别无奈:我实在不喜欢这份工作,别人大张的嘴巴,是世界上最没有风景的地方,余华直截了当的说他不喜欢这份工作,他深情的说我实在不喜欢这份工作,别人大张的嘴巴,是世界上最没有风景的地方,余华的回答是他不喜欢这份牙医的工作,觉得那里是没有风景的地方。我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欢的职业,余华也不例外内容来自www.179s.com请勿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余华最新长篇《文城》抢鲜试读,这一回不止是时空上的突破 》转载自RT,我想知道:余华最新长篇《文城》抢鲜试读,这一回不止是时空上的突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jiuslov/poaaaxpyo/vxpyajvdv.html report 7185 原标题:余华最新长篇《文城》抢鲜试读,这一回不止是时空上的突破 【编者按】继《第七天》之后,时隔八年,著名作家余华携长篇新著《文城》回归读者视野。这一次,余华将故事背景设定在此前作品少有着墨的清末民初,上溯至《活着》之前那个更荒蛮残酷的时代,书写了一个人和他一生的寻找,展现出从北至南更广阔的地理空间。“文城在哪里?”“总有一个地方叫文城。”他在《文城》中继续探索人生、命运、时代等多重主题,承续民间叙事风格的同时,又不动声色地融入魔幻色彩,在他为我们展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